• 上周過得一團糟,寫出來除了像一坨屎之外,我不知會像甚麼。
  • 今天很難不談 Steve Jobs 。 Thank you Steve! ((有人拿 Sun Flower 到香港 Apple Store 獻花,因為 iPhone 上某個 icon 是 Sun Flower 。我想,如果我拿個黑白狗去 Apple Store ,不少人會不知那是甚麼。)) ((Steve Jobs 一生愛簡約,我想,他也想人們簡約地懷念他。))
  • 睡床突然 Bed Bug 為患,我棄了我張床,現在要睡在地上。有關 Bed Bug 的事,我不想再提。
  • 史丹佛大學的權威來我院,今天我被安排講我 MSc 的 Thesis 。我的老闆今早想我改 Topic ,講我在零七年發表的東西,原因是另一名醫生明天向權威講的研究要用到我零七年發表的統計模型,不想被別人罵得太難看。我只為別人而存在其實是已知的既定事實,但老闆無視我製作簡報用了近月。最後我用了扮工室四寶「虛應」回應之,就是在我原有的簡報求其加了幾張 slide ,輕輕帶過零七年的研究。嗱!盡左力喇。
  • 但是,我還是覺得我的努力全白費了。事實上根本沒有人想聽我講我的 Study ,場中只有三個人,就是我、老闆及權威,本來那簡報是預備有另外三、四人出席,有互動問答,亦有些 reference 及 gag 。但當場面冷落如此,只好快速地讀完就走,不如讓疲倦的權威早點休息。權威是一個很友善的老人,我很專敬他。明顯我的研究他的興趣不大,他只給我很少的意見,但最少他的意見是正面的。
  • Losr, fucking losr. 最近有點想將 csx.R 改名叫 losr ,那麼人人都知是我寫的了。
  • 上周電影是 Johnny English ,今周電影是 What's your number? 這類 RomCom 真是無需太用腦去看,唯獨是電影尾段播出 New Order 的 Bizarre Love Triangle ,令情緒高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