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晚去了看 Life in a day ,最後那段十數分鐘剪接,看得令人很鬱郁。
  • 昨晚去了看最後一場的 Kylie 3D 。最後這段玩水部份,華麗得太過份。可惜 Kylie 的新碟 Aphrodite 我並不算太喜歡 ((上一張電氣流行的 XX 還較這張碟過癮)) ,所以對演唱會的新歌不靠太熟。 Confide in me 的黑暗電音 ((段 Intro 更正)) 及 On a night like this 以最新 Dutch Trance 再編曲,為各曲添新鮮感。演唱會的 Slow 聲色犬馬慢版,最終都是要回歸原曲的電氣環流,還要是 The Chemical Brothers 混音版本。此曲的混音版本,是我認為 Kylie 所有混音作品的最佳作。 ((其實 The Chemical Brothers 混音版,基本上沒有那一個是差勁的,都一定可以將歌曲變得尖端而有型。 Primal Scream 甚至將 The Chemical Brothers 的 Remix 收入自己大碟。另一些 The Chemical Brothers 的混音佳作有 Dave ClarkeManic Street Preachers ,甚至舊如 LeftfieldThe Charlatans 甚至是因為 The Chemical Brothers 混其作品而為人所認識。此曲 Patrol 有點像 Moloko 的 Sing it back ,原曲編曲只不過了了。))
  • 最新工作好忙,要用很多腦力去解決問題。由於最近要面對很多 dirty data ,要花極多時間作 data cleansing 。我很少在 R 做 data cleansing ,現在當是學習。另外,也要加強自己在 R 做基本 Descriptive Statistic 的技能,因為現在的方法太慢。
  • 十月要做 present ,是講兩年前的 Master Thesis 。以前用 Keynote 做好一 set slides ,但是因為硬盤死了而失去了,最近要重新做過。正考慮用 S5 還是用 Beamer ,又當是學多種新的東西。
  • 《流水》雜誌一如預期是沒有人投稿的。這是預期之內,是因為還沒有推出,就代表沒有建立起信譽。沒有信譽,但要別人給你東西,我想這個世界除了信用卡會做這種交易之外,其他理性人仕都幹不出種事。我不想創刊號只有自己的文章,這樣太這肉酸,於是四處找人約稿。已有友好朋友仗義供稿,亦有作家肯接受我訪問,實在太感謝他們。原來己經步入了九月,希望可如期在九月下旬推出。
  • 新小說的調查近乎停滯,要重拾起來。腦中有很多的想法,要將它一一的寫下來。最近又發現了另一個問題,是電腦跟不上腦部想法,想用中文輸入紀錄下來,才知道自己打字很慢,轉為用手寫。但是手寫,卻不利於處理。有想出去學打倉頡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