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說,幫人圓夢是大茶飯。
上面的影片是一個例。五十五歲賭場高層,本身就是吃大茶飯的人士。在美國社會,這一類人會被歸類為 WASP (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 ,本來就是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但是此君對 Hip Hop 音樂非常有興趣,有一個 Hip Hop 夢,於是找來音樂人、導演、數位媒體人士幫忙,灌錄了一首 Hip Hop 歌曲,拍了有專業拍攝水準的音樂錄像,還找到蘋果將音樂放上 iTunes Store 出售。圓一個 Hip Hop 夢,多人開飯,幾咁好。
這個社會沒有甚麼夢想可言,共同競爭的目標,不是民主、自由、人權,這些留返拜山時才說吧。沒錯,共同競爭目標,先是有飽飯吃,之後是有地方住,生活安定下來,要的是更多利益。
只有在生活安定下來之後,就會突然追求一些夢想,例如這位 WASP 的 Hip Hop 夢。阿爸阿媽最會叫人不要發明星夢,因為搵唔到食。近年發明星夢的,以娛圈富二代為主。
業餘作家,寫好的小說,當然可以寄給出版社搏一搏。但這是一個有如會考、高考、考 PhD 、考公墓猿、考警察的殘酷遊戲,成功者是爬到塔尖的那一位,失敗者眾。當然,另一個方法是拉關係,出版社的邊個邊個係我個邊個邊個。
名聲不高,又或者本身不怕醜的作者,可以考慮自資出版。自資出版,又是另一門大生意了。 192 頁印 500 本,承惠兩萬,包有限度的書店推廣。
互聯網年代,發表作品的成本愈來愈低。可以好像我那樣,將寫好的小說貼到網誌。台灣無名作者網上發表小說,至出版商找上門的故事,大家都聽過吧。
以前也流行投稿報紙、雜誌,但本地主流報紙雜誌就算刊登小說的,都因為銷量壓力而選用名作家。故此,無名作家可以選擇小眾雜誌。渠道不是沒有,隨手舉兩本《武俠世界》、《字花》,都有接受讀者投稿。另有免費誌如《香江藝林》也接受投稿。在香港高度商業化,但小說市場微小的社會,可以支持全商業運作的《武俠世界》出版至今,已經是奇跡了,全賴愛讀武俠小說的中堅大叔支持。我並不預期未來香港出版多一本如日本《小說新潮》或《All讀物》般的小說誌
友人 pcheung 曾在大學的學生報投稿。到底現在的學生報,還是否接受小說投稿?
講了一大輪,到底我想講甚麼?
既然幫人圓夢是大茶飯,我也有步入這池渾水的念頭。 Muddy waters make it easy to catch f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