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泰晤士報》 的 QS 報告發表,火雞大學終於擊敗薄扶林大學,成為亞洲第一學府。薄扶林大學校長徐立之對報告的回應是

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表示,排名可以讓大學了解實力到甚麼程度,但亦只是數字遊戲,做研究最重要是實用,及對社會有貢獻。

假設 QS 報告的結果,火雞大學沒有擊敗薄扶林大學,薄大仍是亞洲一哥,大家不妨想像一下徐大校長的回應。他仍會指這些排名是數字遊戲嗎?徐氏有條件像馬尿水大學前校長劉氏那樣當政客,因為他很像本埠那個沒有民意基礎的領袖,當民望低時,就說民望如浮雲。跌落地拿揸沙,面皮夠厚。
徐立之對大學排名「數字遊戲」嗤之以鼻,但其實他自己也熱中於玩這些遊戲,尤其是數據對薄大有利之時。
時間提前兩週,五月十三日《自然出版指數二○一○中國》發表,指出薄大是香港論文生產量的一哥,當時徐立之對論文生產量此一「數字遊戲」有如此回應:

國際學術期刊《自然》(Nature)出版集團昨日首次發表的《自然出版指數二○一○中國》報告,以中國高等院校及科研機構在《自然》及旗下十六份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數量排名,首三位分別是中國科學院、清華大學和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而香港大學排名第七,港大校長徐立之對排名結果感到欣慰,並深感鼓舞。

再將時鐘提前一個月,四月十二日薄大發表2010年度畢業生薪酬調查,結果如下:

2010年畢業生的月薪中位數為1.35萬元(未剔除醫科生數字,剔除後為1.3萬元),較2009年增7.7%;總體平均月薪則為1.73萬元,較09年上升逾4%。另畢業生平均獲得2.09份聘書。整體有27.5%畢業生入職商界及金融,兩成人從事社會工作,另教育及政府工各佔約一成。

此數值幾乎肯定是香港一哥。薄大畢業生畢業就一登龍門,我們這些次等大學出身的人都知道,根本不是甚麼新聞。政壇花邊新聞指行政會議成員張炳良暗串薄大「晒命」,指這類薪酬調查薪酬調查沒有意思。徐立之對薪酬調查此一「數字遊戲」的回應是:

被張炳良隔空暗寸,港大校長徐立之尋日出席公開活動時,就強調呢類畢業生薪酬統計係恒常做法,仲強調好多市民、家長同學生都好關注,未來亦會繼續對外公布喎!

舉出兩例,除了要表示徐大校長對「數字遊戲」的態度之外,也表現出「數字遊戲」才是在主裁現代大學教育,反而「做研究最重要是實用,及對社會有貢獻」才是浮雲。每家大學要要量化教育成果,齊齊爭排名,作為政府資源及捐款爭奪遊戲的籌碼。重質不重量的說法,也即是「做研究最重要是實用,及對社會有貢獻」,可以為大學爭取資源及捐款嗎?答案不言而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