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兩篇東西,第一篇是 Nature 期刊探討 PhD 問題的專題,第二篇是明報報道,研究生出路窄 增薪遠遜本科生
最近有個覺悟,或者我此生都沒有機會讀 PhD ,現在這個假郎中的生涯,要麼是永久持續,要麼是隨時中斷投身地產霸權。由我來討論 PhD 問題,就有如高考物理揸槍講核輻射一樣,是沒有「資格」的。如果你仍想聽下去,記得我是「沒格」的評論員,本篇為無格的評論,故此內容全不可信。
Nature 專題指出各地大學濫發 PhD ,由其是新興國家如中國及印度,發達國家如美國及日本同樣濫。新興國家由於經濟迅速掘起,仍可吸納大量生產的 PhD 進入勞動市場。但是在美國及日本,初出道的 PhD 並不被商業所接納,學術界的職位也因為政府開支削減而減少。濫發 PhD 的最大問題,並不是如明報所指,是薪酬的增長問題。香港專上學界以薪金定英雄,已被新聞界精英評為令人作嘔,實在無需討論。看看今天生果日報頭條,那三名八十後所做的才是香港致富之道,只有傻瓜和笨蛋才去讀 PhD / MPhil 致富。眾所周知,讀完 PhD / MPhil 初出道,幸運人士所獲的教席是 Instructor 或 Tutor ,不幸人士是 Research Assistant 之類。這類工作豈會帶來豐厚收入。
如果濫發 PhD 的最大問題不是薪酬增長問題,那麼是甚麼問題?我認為是質量問題。
Nature 專題有提出濫發 PhD 的前世今生。教授研究經費緊絀,於是多收 PhD student 作為廉價研究人員。這些學生的成就,會歸納進教授的 resume ,實在何樂而不為,理應多多益善。但是 PhD 入學門檻不清,任用自己友為多,將外人拒之門外,因為自己友信得過,而且不會造反。外來精英,永不獲培養。現代 PhD 教育,多為教育學生複製教授自己的經驗,而不是培育想像力、創造力去突破前朝理論。只要論文寫多了,就可以論英雄,內容不重要。想再有如愛恩斯坦般的天才學者,在現代層層疊疊的學術世態,已經沒有可能。
教育出來的 PhD 畢業生,僱用於大學學術研究,價值昂貴,不及新一代的廉價 PhD student 吸引,故此 PhD 畢業生出路不理想,甚至被壓價。好些要去當無需 PhD 學歷的工作,此為資歷錯配及社會資源浪費。最終, PhD 的光環退色,真正由量變變成質變。就像有人同你講他 MBA 畢業,你會上下打量他那樣。 PhD 人多,自然良莠不齊,致令 PhD 所代表的頂尖學術技能的標籤漸趨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