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網友間討論某人是否好煩的男人。慢慢地覺得,我也是很煩的男人。
煩的人都有一個特點,就是指指點點,高高在上似的。友人說,這些人生活苦悶,很多意見,但老婆不聽他講耶蘇。
邊緣回望,我發現我也有這個特點。請讓我爆一下。
例如我不停指正廣東話讀音。某人打電話來,我次次都要和他說,我叫阿 /hɔŋ˥/ ,唔係阿 /hɔn˥/ ,已達三四年。去到一個位已經覺得唔好意思再話佢,覺得自己好撚婆媽,反思自己係唔係應該收聲。
"I DON'T CARE WHAT YOUR FUCKING NAME IS!" 反正人地一定係咁諗。
又例如,有時要 review paper 。有時你唔撚明點解 d 人咁撚鐘意 exploratory study 用 Stepwise regression ,已經嘈到口臭。Reviewer's comment 我已經可以 cut&paste 以前寫落的一大段,解釋點解唔可以用 Stepwise regression 。之後又成日要嘈人地 d 字眼,例如 noninferiority 同 equivalence 寫在 research paper ,係有 statistical meaning ...

屌,唔撚想寫呢個 post 落去,叫自己收皮。仲未講到自己成日扮晒 public health 專家 ((但唔係)) 嘈生晒。有機會都唔想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