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oiler 含 **

在讀《零的焦點》漢文版時, Kelly 多次提醒,要小心差勁翻譯。
讀完整本書,沒有甚麼記憶點,最重大的記憶點竟是黃盈琪及張麗嫻偏離漢文文句結構而且偏向句子冗長的文筆。松本清張說《零的焦點》是他的代表作,漢文版卻竟然譯成這個樣子,可說是不幸。
故事的發展在其文筆的影響下,仍算是流暢,但我讀時幾乎要全天侯開啟「容錯模式」及「同情地理解模式」。翻譯翻成這個樣子,編輯並不加以修改潤飾,編輯也難辭其咎。
就算不理翻譯,我也並不太喜歡《零的焦點》。故事中間突然跑出來的田久沼子,出場非常突兀,有趕著收場之感。而且主角很多的調查線索都是出自臆測。很多人說《零的焦點》是女性版本的《砂之器》 ((或《砂之器》是男性版本的《零的焦點》)) ,但《砂之器》的推理立基很多都是 hard evidence 。如果要說《零的焦點》的最大 evidence ,就是「帶有粗口的英語」以及「看起來像妓女的衣著」。聽起上來也令人覺得薄弱。 ((「車!你自己作果 d 小說又好好咩。果條馬鞭同埋個針筒虛到不得了。收皮喇,話人。」))
或者松本原來寫的靚人靚景又或者主角的心路歷程才是本書的亮點,或者這些都在漢文翻譯之下被糟蹋了。主角失去了新婚丈夫,甚至確定知道丈夫遇害,反應都像個空心人。有點想找來評價甚佳的廣末涼子主演電影版來看,我想確定原來松本筆下的女主角是否真的如此冷寞。這是基於一個假設:日本電影版寫腳本的人對松本原文的揣摩,比漢譯版的兩位譯者為之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