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覺得 Michael Crichton (1942-2008) 在 1995 年因為市場壓力為續寫而續寫的 The Lost World 是他的分水嶺。 ((當年 MC曾大力反對為 JP 寫續集。直至史提芬史匹堡也加入遊說,他才破例為自己作品寫續集。)) 當然,他寫 Lost World 時,已經拹著 Jurassic Park 的名聲。 Jurassic Park 電影化之後,更令他由寫作界巨匠變成荷里活級 Beautiful People 。基本上每推出一本書,就必定上暢銷榜首位,爭議聲奇多的 State of Fear 及 Next 銷量由其理想。但是,正如星球大戰前傳首部曲的票房是星戰六集最高,但是否代表前傳首部曲最好看?我認為 MC 在 Lost World 中已經嚴重失手, plot hole 之多令人震驚。之後的作品也毫不驚慄,甚至缺乏了令讀者掀頁的刺激元素。 (( To be fair ,以上的意見只是建基於我讀過的 Prey, State of fear 及 Next ,我還未讀 Timeline 及 Pirate Latitudes 。))
最近看了兩本,有一本快到結尾了。 ((這個 list 的完成還有很長的距離。))
兩本分別是 Airframe 及 Disclosure ,兩本都有中文版。這兩本小說,剛好是夾著 Lost World 的。據說,MC 是一邊寫 Lost World 一邊寫 Airframe 的。讀過 Airframe 之後,我只能說這是他最後一本代表作,最少這本書是能夠製造一個確切的懸念,就是空難的真相以及傳媒的 agenda setting ,令讀者讀下去。在 Prey/State of Fear/Next ,我完全找不到懸念。 Prey 的科學角度有趣,但故事沉悶。 State of Fear 更加要用不知所謂來形容,變成了一本類似評論集的東西,故事含量低。 Next 太散亂,令到懸念都亂。
Disclosure 屬 Lost World 前作品,保持了水準。
當 MC 的作品看多了,我對他的招牌技術 false document 感到相當感冒,由其是電腦科技方面。在 Jurassic Park 或更舊的作品如 Andromeda Strain ,他時常都會展示模疑電腦畫面。在 Prey 他甚至展示了一段程式源碼。當我真的細心去看,我會覺得這些東西完全沒有增加真實感,反而有點喜感。這些 false document 是反映作者對科技現象的認知程度的,但在 MC 的作品卻每每反映他一知半解。
描寫內行人角色的對話,也出現同樣情況,會令人覺得那根本不是內行人的對話,而是濫用專門名詞的 Mumbo jumbo 。例如有一段講到程序員在討論為何 CD ROM 會失效,程序員在黑版上寫上

A. Contr. Incompat. VLSI? pwr?
B. Optic Dysfunc-? voltage reg? arm? servo?
C. Laser R/O (a,b,c)
D. E Mechanical JJ
E. Gremlins

那些簡寫要同情地理解。 A 一點應該是指控制組件不相容,可能是處理器或電源供應問題。 MC 在作品中時常出現 VLSI 「超大型積體電路」一詞去表達 CPU 的意思。但是 VLSI 只是處理器一種格式甚至只可算是一門生產技術。正如我們不會稱電油作「破壞蒸餾」。他故意的去用 VLSI 取代 CPU ,很有濫用專門名詞扮 Pro 之嫌。
他的小說本身已夠精彩,實在無需要這樣。 Disclosure 內有大量這個類型的 Mumbo Jumbo ,或者可以騙下普通讀者,但同時亦可算是給科技人士用來找碴作 Bon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