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早上我彈了首別離的 Auld Lang Syne ,因為社會的涼薄令我牙關打震。

本博很少開個 post 來做網摘,今次是例外。因為我覺得我想講的東西,以下名家說了。

吳志森:派白粉

公園仔:新移民

歧視新移民 預算案播仇恨種子

何喜華:「邊個話新移民冇貢獻?邊啲人一日工作 12小時倒屎倒尿?邊啲人日日喺後巷洗碗洗到手皮損晒?何況公共財政嘅分配唔係只睇貢獻,唔通弱能人士成世冇貢獻,我哋就唔應該照顧佢哋?」

新來港人士是否只是來香港取福利?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看看香港政府的官方數據。
根據民政事務總署及入境事務處的< 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人口資料庫季度報告>在 2010 年第三季的最新報告,超過八成的新來港人士家庭的收入來源為工資,只有百分十三的家庭靠政府資助。此數字與香港整體數字相約。但需同時注意的是,新來港人士的家庭收入中位數是 7900 元 ,而香港整體的家庭收入中位數是 17500 元。另外,根據香港統計署的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九年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的統計數字,新來港人士的綜援個案,由 1999 年的 24265 宗,增至 2004 年的高峰 42167 宗,再年年遞減至 2009 年 12 月的 17921 宗。

我對新來港人士能否獲得那六千蚊沒有強烈意見,正如公園仔所說,派錢根本就是傻瓜到不得了的做法。從一個關愛的角度來說,新來港人士有份分享總比無好。現在的政策,令他們不能分享經濟成果,已經是他們的不幸。要是加入那 Facebook 群組的近十萬人要對不幸的人抽刀,我寧願你們對他們視而不見。

一起跟我唱一首 Auld Lang Syne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