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日晚,尖沙咀。
行於此地,人潮在身邊擦過,面掛著笑容,人人一袋二袋聖誕禮物。
心情倍感空虛。
是發現階級之別、心情之別、信念之別,還是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
當我抱著憎惡的眼神看消費主義,或者別人都是用同樣眼神看你這些每事唱反調的人。
和諧,或者就是這個意思。
步行到巴士站的途中,腦中出現這首歌, 1988 年《今天應該很高興》。

對,今天應該很高興。

前一年,達明給我們《今夜星光燦爛》。

燈光裡飛馳 失意的孩子 請看一眼這個光輝都市 再奔馳 心裡猜疑 恐怕這個璀璨都市 光輝到此

如果聖誕可以給世人許一個願望,請早日予為人類自由、公義、民主、真理奮鬥的人,免受牢獄之災。

p.s. 看當年今年 plugin 找來 2008 年寫的東西。給當年留言的人,我申請 PhD 已經失敗。會否再申請,我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