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了 Prologue ,沒有理由不寫 Epilogue 。雖然之前已經寫過一篇,到了最後還是想多寫一篇正正式式的結語。
在凌晨二時寫好了第廿一話,貼了上網,心想,一切都完結了。將小說全文作個字數統計,自己也嚇了一跳,原來快有八萬字。如果真的印成書的話,有二百頁,屬於中篇至長篇小說了。
這不是完結,是另一個開端。
上次寫過,寫了一篇小說的,不能算是小說家。寫了兩篇的才是。
我寫了兩篇,我依然不覺得我是小說家。如果要創造一個中性的字眼,我是「小說手」。我只有一對用來打字的手,當然還有組合情節的腦袋。不是一個小說家,因為「家」字叫人太沉重。
今次寫這篇的兩個多月(由九月尾寫到十二月頭),因為寫作而來的情緒多了,也許是因為對自己有期望。最無可救藥的是,我對讀者也有期望,常常在想「到底有沒有人在讀」、「讀者為何沒有甚麼反應的,是不是寫得太差勁了」。我承認這個是最傻而又最 致命的想法,但是當寫作時間一長,就會生長出這些想法,畢竟我也是一個人。名利心會令一個人純正的心扭曲,這個是社會派推理小說常用的主題,偏偏自己卻這樣想。有一段時間,思想扭曲得不想再寫下去,覺得寫作很虛無,到底是為了甚麼,反正都沒有人讀的。如果你真的有讀本作,你可能會發現有個多星期連載是停止了。
那個星期,是寫作的低潮。我停了下來,去找了不少有關寫作小說的書藉來看,近乎藥石亂投。
要做一個小說家,要有堅強的意志,亦不可以辜負讀者對你的期望。寫不下去的故事、突然停止連載,在教導寫小說的書中,也被視為欺騙讀者感情的行為,是作者的大忌。
痛定思痛,我從書中學到的寫作技巧和態度,試圖應用出來,硬撐下去,終於撐出一個大結局。
這是我的第二篇完成的社會派推理小說,社會派推理小說對於我來說,已經有另一重的意義。說得白痴一點,已經變成了一種 life style 。
無論你喜歡又或者憎恨我的作品,我也真心希望你也去多讀其他小說。松本清張、山崎豐子、水上勉、黑岩重吾、克莉絲蒂是我推介的作家。除了名家外,網絡上也有不少新世代寫手,等你去發掘、等你去欣賞。多讀書,才可以成一個氣候。不單止是閱讀風尚,更加是一團追求改革的星星之火,破除 Status Quo 對我們的枷鎖。社會上層不讀書,我們就要更加加倍的去讀書,去映襯出他們是一群「文盲」,眼中只有的是錢,永遠死抱著那「中環價值」的神主牌過世。
這個想法很天真,但是人的價值,除了錢,還有很多個不同方面。
寫下寫下又寫出一大堆廢話出來。
《大豐收》結尾,突然來一轉新界遊,還有帶出燒村和「人性化人口遷徙計劃」等等東西,實在是下一作《大唐狗》的伏線,此作將會講的社會問題,希望你會估到。上作的西九龍、長洲,本作的油麻地,下作就到了我的出身地新界。算是一種 homecoming 吧。《大唐狗》並不會太長,我估計只會有二三萬字,是一篇短篇。
正如之前所講,未來兩個月我會修正《大漩渦》及《大豐收》的原稿,亦會努力研究一下《大唐狗》的故事骨架。
至於《大整肅》,己刊登的十回,我會徹底的重寫,重新連載。
最後,依然要感謝各位讀者對本人粗劣文筆的容忍。沒有了你們,我是寫不下去的。

2010 年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