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秋玲與李樹電話訊問後得出以下結果。
李樹無子,只有兩個女,分別是李琬及李婷。李樹為了有子送終,李琬丈夫李廣傑是招贅女婿,本來姓張,入贅後隨妻改姓李,視岳丈為父親。李樹與張兆麟、張廣傑之父張興為世交,同為江湖中人,順理成章,結成姻親。
那就是說,李廣傑(張廣傑)為何熟識港中大學的運作,實在是因為其兄長張兆麟。張兆麟因利得便,以其弟之地下錢莊作洗錢機構。甚至可以懷疑,鹿燁實在是港中大學的附庸機構。
至於次女李婷,其夫為徐亞松。根據李樹的說法,徐亞松與李婷結婚不久,張兆麟的堂兄張銘建想借二百萬投資,託張兆麟找下屬徐亞松作擔保人。徐亞松因為張兆麟是其上司,不虞有詐就應允了,豈料最終張銘建卻捲款逃走了。借貸的機構,亦為李廣傑(張廣傑)地下錢莊鹿燁財務。
由此可見,唯一可將港中大學及鹿燁聯繁的,就是張兆麟。至於王仲麗,正如李廣傑的說法,他們確實是不認識的,只是有人介紹她有支票要兌換。這個介紹人,就是他的兄長張兆麟。
張廣傑沒有理一點親戚情面,對徐亞松生前的債項多加苛索。陳秋玲想,這分明是利用徐亞松的軟弱性格。但想到張兆麟可以為了個人私利唆擺弟弟自殺,這個家庭只有權力的攀升及利益的計算,沒有甚麼感情可言。
醫院剛剛來的電話,李廣傑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只要從李廣傑證明張兆麟及鹿燁的聯繫,張兆麟就無處可逃了。只要李廣傑不再被律師影響,港中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及港中大學的律師團之駱洪宇律師事務所的「反恐任務」,亦可結束了。
***
病理學人員,將王仲麗死後排出的胎兒之 DNA 排序,再按照慣例與現存性罪犯及涉嫌者的 DNA 進行比對,竟然與一人的 DNA 配合。
黃淑林獲得此份報告,都覺得非常驚訝。報告指出,張兆麟在年輕時曾經涉及一宗強姦,及後卻因為 DNA 鑑證失敗脫罪。但是, DNA 從此儲存在警方的秘密性罪犯基因資料庫。張兆麟的 DNA 與胎兒的 DNA 吻合度高達 47% ,以 50% 為最高值,這幾乎肯定張兆麟是經手人。
根據黃淑林之前的估計,胎兒的經手人,極有可能是殺害王仲麗的人,現在已經有足夠的理由將張兆麟帶署調查。
本來,徐亞松一案的偵查是幾乎陷入死局,但是就是因為突而其來的王仲麗死亡,將王伯麗引了出來,亦將王仲麗一直保護的住所內的證物起了出來。王仲麗死後排出的胎兒,更加爆出了張兆麟曾涉嫌風化案。王仲麗本來是潘朵拉盒子的守護者,死後盒子打開,一切的醜惡事物都浪接浪的沖來。
庶務人員將王伯麗呈上的「港中大學衛生學院貪瀆案驚人內幕,現任院長涉案紀錄」的覆本送上,黃淑林細心閱讀此一報告,並開始在電腦面前撰寫拘捕令,交上司審理。
* * *
王伯麗、洋婦院長及經濟學家校長,三人一起步出警署。
王伯麗覺得,院長之位已經是她的囊中之物。其妹要落力巴結院長,甚至要當人情婦,做盡傷天害理之事也不能獲得的,她卻得到了。
經濟學家校長,想起明天是港中大學失敗之日:明天就是港中大學明年舉行的校長選舉提名期的最後一天,張兆麟必需要在明天參選。經濟學家校長覺得,明天就是這套製作費高達一百萬港元的鉅作上映之日。這種快感,令她的睪丸素上升,連走路都帶點男人的雄姿。
洋婦院長抬頭望天,除了滿佈污染空氣,天際劃過一架飛機,令她想起美麗的家鄉蘇格蘭。她想,或者應該回歸那裡,不要再涉入香港學界這一池濁水。
緊隨三個人出來的馮戊康,他雖然協助了偵破了一宗大案,但仍然孤獨。受制於腐敗的學術制度,就算將其之醜陋暴露人前,他依然是沒有進修的機會,在那座巨大的象牙塔的門前止步。
他向街角的黑暗處,走了過去,消失於人群之中。

====

注意:下期是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