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心中預定此作品只有 20 集,但是 19 集比預定的長,我會分三次刊登。
-----

馮戊康請來的,是中文大學的校長和中文大學衛生學院的院長。兩人都是女仕,都只像五十多歲的樣子。校長是一位身材高挑、相貌給人辛辣感覺的女士,而衛生學院的院長,為一位英國藉的洋婦。
兩人一起進入王伯麗的羈留室。
由於洋婦是王伯麗的直屬上司,先由洋婦向王伯麗遊說。洋婦以一口蘇格蘭口音的英語與王伯麗交談。洋婦身穿的校園風格深藍白格子毛線衣及卡奇色的短裙,映襯出如同她語氣般的溫柔。她以一對碧眼誠懇的望著瑟縮一角的王伯麗,再以溫和的說詞,勸她講出真相,可是王伯麗沒有半分動搖。
站在一角的校長,看得咬牙切齒,似乎對洋婦的遊說表現不甚滿意。手上拿著的購物袋,被她不停的抓弄沙沙作響。
校長終於忍不住,決定要親自出馬。她拍拍洋婦的肩膀,再指指羈留室的大閘。洋婦也乖乖地走開,頭也垂了下來。
「好了,英語說夠了,自己人是時侯講廣東話了。」校長聲音高亢,像是一個保險經紀推銷的聲音。
「...」王伯麗依舊沒有太大反應,就算跟她說話的是校長。王伯麗也奇怪,為何常常自稱大忙人的校長,有閒情去關心一個小教授。
「王教授。」校長的聲音故作誠懇,其實仍暗藏經濟學家的陰鬱、變態感覺,「今次我們來的目的,妳應該很清楚了吧。」
「...」她當然清楚,就是要她挺身指正其妹。
「想想,這不過是一般市民都應該盡的義務吧。」
「我出來指正妹妹,她仍然屍骨未寒,卻要蒙受屈辱,我怎樣面對泉下的妹妹,還有泉下的父母。」
校長覺得這些只是婦人之仁,完全不覺得是理由,根本不屑回應。她的經濟學本能覺得,這些滿口仁義的話.不過是自抬身價,令自己顯得更剛烈而己。甚麼泉下不泉下,那些都不過是沒有價值的死屍。
「那麼我們不要轉彎抹角了,我們就開門見山吧。」校長那一襲黑色的行政人員裝束,顯得她像一個商人多於學人。「妳指正妳妹妹,我升你為公共衛生學院的院長。」
校長再指指閘外的那個洋婦:「妳也看她不順眼吧?只要妳指正妳妹,她即時在妳之下。」
王伯麗聽到這裡,已有點點動搖,頭也抬了起來。看看閘外的洋婦院長,她真的很落寞,似乎她知道校長會有這種安排。但是,她不明白為何校長出價這樣高,去引誘她指正妹妹。她是不會相信,這是為了社會公義的。
「很吸引吧?」校長抑首,擺出自信的架勢,就像保險經紀說一切為你著想的口吻。
「為甚麼非要我指證我妹不可?」
「哈哈!妳還不明嗎?」
「不明。」
「妳以為我真的在乎妳妹的事嗎?」校長將上半身移近王伯麗。「我在乎的只是,妳指正妳妹妹,連港中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張兆麟都被捲入旋渦當中,把他拖垮。我想要的只是新聞的炒作,至於司法程序上誰人得益、誰人坐牢,我亳不關心。」
王伯麗終於了解校長為何親自出馬,還將談判條件和院長位置掛勾。
校長的語氣漸漸激動上來:「妳知道嗎,政府明年年中就換屆了。港中派過去五年霸佔著教育局。在分配政府資源時,竟然明目張膽地向港中大學這所私立大學傾斜,我們這些資助大學竟然淪為二等。我現在需要的是一單爆炸性的醜聞,借此將把持著教育局的港中派瘀血完全清理掉。我們可以中傷港中派等等的私立
大學,腐敗不堪,根本不配把持教育局。政府換屆時,資助大學界的代表,才能重新進佔教育局。」
所謂「資助大學界的代表」,王仲麗心知肚明,就是眼前的女人。這個經濟學家,不如說是野心家。她為了入主教育局,已經撈了不少公職,主要是這個經濟主導的城市的甚麼經濟機遇委員會委員之類。
「我給你半小時時間考慮吧。」校長高昂的情緒突然間又冷卻下來。她從手持的購物袋拿出一個雞皮紙袋。
「這樣吧,給你少少見面禮。」校長這樣說,她才驚覺這是她首次與校長面談。校長將雞皮紙袋塞給王伯麗。
「從公共衛生院長口中得知妳雅好日本茶,這是點點的心意,是宇治出產的玉露茶葉,請笑納吧,嘿嘿。」
王伯麗手上的雞皮紙袋,內裡的物件顯然不止是茶葉。她打開紙袋,撲鼻而來的除了玉露茶葉的清幽草味,還夾離著一陣腥臭味。她探頭一看,原來腥臭味是來自一梱梱的新一千元鈔票。以每梱一百張計算,一梱就有十萬港元。王伯麗用眼掃視袋內,共有十梱。
王伯麗以驚慌的神情抬頭望向校長,校長雙手放在胸前,咀角有一絲的笑意,眼神卻充滿陰險,說道:「這份見面禮,夠誠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