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chess board)(hide chess board)

雖說是在學圍棋,但我沒有放棄西洋棋(及 Backgammon )。圍棋有其吸引的地方,但是一局棋像同時下四局西洋棋 ((相信等於同時下最少四十局 Backgammon )) ,太複雜,只怪我的腦袋不靈光。
在研究西洋棋時見到這一局,很有教育意義,於是選來講下。 ((雖然我知無人想讀。)) 時間是 1970 年,在帕爾馬舉行的國際大賽。
兩位棋手,白方是 Bobby Fischer ,很多人都識得他,他曾經是棋王,代表美國對抗蘇聯的斯巴斯基,引起美國西洋棋熱。晚年由於逃稅問題,不能回到美國,反覆在菲律賓、日本、冰島等地居住,變成一個非常激進的反美份子。死後引起遺產爭議,或者因為他周圍「播種」的關係,菲律賓、日本都有人認是他的親人,還有住在美國的家人,要承繼他的遺產。最近還會在國際新聞見到他,是說他的屍體會再掘出,取基因樣本,與各自稱遺產承繼人驗血緣關係。
黑方叫 William Addison 。此君反而少人識,雖則他也代表美國出戰幾次。他少人認識,是因為他的職業生涯很短。他甚至在這次 1970 年國際大賽後,排名甚底,退出棋壇,到銀行界發展。
這局棋為何有趣,是說明了甚麼叫作 rapid development ,以及一些下棋的大忌。之前講過,棋的四大要素係 Material, Position, Tempo 和 King safety 。這局的 Opening 表露無遺。

1. e4 d5

King Pawn Opening ,黑方以 Scandinavian Defense 回應之。 Scandinavian Defense 近年又較少見,用得好的不多。此舉幾乎可以肯定白方的那隻 Pawn 會被吃掉,只是用甚麼方法。

2. exd5 Qxd5

白方以吃掉黑方作回應,這算是正常的回應。因為吃掉此 Pawn 後,黑方必需要保持 Material balance ,亦要減少白方控制棋盤中間的那隻 Pawn 。黑方是不能再移動其他 Pawn 慢慢的去殺,浪費 Tempo 。必須要快,於是白方以 Queen 殺之,完成了 Scandinavian Defense 之目的。
現代的玩法,已經不會再行 Queen ,因為太危險,反而黑方會行 Nf6 ,迫使黑方的 Pawn 棄子,亦無需 Queen 太早上戰場。

3. Nc3 Qd8

白方也無理由眼白白任由黑方的 Queen 企在棋盤中間,這種 Queen 最危險,因為幾乎控制了所有的直橫斜行。於是以騎士威脅她。黑方為保后,於是回朝。這是黑方第二次動 Queen 。看看棋盤形勢,雖然黑方退后保持了 Material Balance ,但明顯白方已經獲得了 Tempo 優勢,騎士己在攻擊位置,黑方還未 Develop 一隻棋。

4. d4 Nf6

白方擴大 Tempo 優勢,推兵控制棋盤中間守 e5 格。黑方現在才 Develop 騎士守 e4 為時已晚。

5. Bc4 Bf5

白方再 develop Bishop 守 d5 (騎士已守此格)及相應的大斜線。黑方的 Bishop 想 develop 可惜不能在 e6 守 d5 。唯有重覆騎士的職能同守 e4 。

6. Qf3 Qc8

白方繼續 develop ,以后佔大斜線。同時瞄準 b7 的 Pawn ,吃掉之後可以安全吃掉其 Rook 。 Fischer 有說過,他會根據對手的心理去下棋,再以擊敗別人的自尊為榮。這步棋,很有心理棋的感覺。或者他已經猜透對手 Addison 是一個只著重 Material 的人。或者 Fischer 本說沒有意思攻其 Rook ,只在虛張聲勢,但是當你腦中只有 Material 的時候,就覺得人家在謀你的 Material ,於是要死保那個 Rook ,於是乎就繼續浪費已經落後的 Tempo 。黑方這樣行 Queen 實在不智,這是六步內第三次移動 Queen 。就算黑方要守,更合理的方法是行 c6 ,阻塞白方 Queen 攻入 b7 的機會。

7. Bg5 Bxc2

白方上 Bishop 恐嚇黑方騎士,這一類高處掛 Bishop 嚇 Knight 的方法,多數不會在下一步就付諸行動,而那隻 Bishop 是預了去送死。黑方突然下 Bishop 殺 c2 小兵,足證黑方是一個只重 Material 人。當然,吃白方那隻小兵是非常安全的,逃走路線也有,只是不太值得。白方已經近乎全體進入備戰狀態,但是黑方還只 develop 了一隻 Knight 及 Bishop 。雖然白方輸蝕了一隻 Pawn ,但單看牌面就知黑方輸蝕更多,根本不足為懼。想看看黑方的 Tempo 有幾落後,以下數字可見:七步之內,白方行了同一隻 Queen 三次、同一隻 Bishop 兩次。相反,白方每一隻棋都只行過一次。

8. Rc1 Bg6

白方推 Rook 迫走 Bishop ,同時這個位置有利日後攻佔中間通道,與 castling 的作用類似,黑方根本在幫白方 develop 。白方仍然是 Material 最大主義,退 Bishop 。這是八步之內第三次行同一隻 Queen ,第三次同一隻 Bishop 。黑方的 Tempo 嚴重落後。白方只欠一騎士,就可以 Castling ,全體 develop 完畢,進入 Middle Game ,但是黑方還沒有 develop 一隻 Pawn 。

9. Nge2 Nbd7

白方連最後的騎士都行了, Castling 通道已經成形。黑方才慢慢的 develop 其另一隻騎士。位置也不算太理想,我認為 Nbc6 更佳,根本不用故意行去 d7 避對方的 Queen 。 d7 後方兩角都有 Pawn ,想一想就知對方是不會用 Queen 來換 Knight 的。

10. O-O e6

白方如預料 castling ,白方已經準備入 Middle Game 。直至這一步為止,白方仍然是一棋一步, Tempo 超過黑方太多。位置又已經全部 develop 好, King 又送到安全的地方。白方只是蝕了一隻 Pawn 而已。黑方再慢慢 develop Pawn ,已經遲晒大到。

11. Bxf6 gxf6

第七步送死的 Bishop 終於出擊,白方終於有一隻棋行了兩步。黑方為了 Material Balance ,用 Pawn 殺了 Bishop 。但同時, f 直行出現了 doubled pawn ,後面的那隻 Pawn 廢了。防止 doubled pawn 的方法,應用 Nxf6 。

12. d5 e5

白方上兵,黑不敢食。因為有助 Bishop 或 Knight 推進。

13. Bb5 Be7

白方移動 Bishop 恐嚇 Knight ,但其實這是一個 Pinning 的技量。 Knight 不能移動,因為 Knight 移走的話 King 就會被吃掉。白方可以保持這種狀態,再以棋值比 Bishop 低的棋(如 Pawn )除掉不能移動的 Knight 。但這是很後的事,而一般情況可以嚇走 Bishop 取消 Pinning (如行 a6 )。但是黑方沒有這樣做,還行了一步用途不明的棋。本來那隻 Bishop 就只守一斜線,行前一步都是行這斜線,再進一步浪費 tempo 。

14. Ng3 a6

白方行馬仍有 develop 感覺,準備攻擊更上的位置。這是因為黑方的 development 實在太慢,戰線要再推前。黑方現在才取消 Pinning 是太遲。

15. Bd3 Qd8

白方無理由因為一隻側翼的 Pawn 白蝕一隻 Bishop ,唯有退。黑方又行 Queen ,都是莫名奇妙,已經數不到這是他第幾次行 Queen 了。

16. h4 h5

白方行側翼的 Pawn ,以圖換一隻 Bishop 或 Rook ,黑方亦推側翼 Pawn 頂著。黑方除了不停浪費 Tempo 之外,也沒有太多 Strategic insight ,我只看到他在根據白方的計劃去下棋,他只是在被動的回應。

17. Bf5 Nb6

白方行 Bishop , fork 了黑方一 Knight 及一 Bishop 。其實白方是不敢食的,因為吃了會被吃回,計算上無著數。黑方也是不敢食的,吃了不但是一物換一物等價交換,更有助白方 Bishop 或 Queen 進入中間位置,發揮威力。黑方行 Knight 只屬不過不失之選。

18. Nce4 Nxd5

白方行 Knight 是加強棋盤右邊那堆棋的實力,反正原來的位置作用都不太。這一步合理,是因為黑方的棋也主要集中在橫盤右方。黑方貪吃一隻 Pawn ,實在無謂,亦成敗局。

19. Rfd1 c6

白方移 Rook 嚇 Knight 之餘,其實也 Pin 了這隻 Knight ,因為黑方行開 Knight 的話, Queen 就被吃掉。黑方行 Pawn 是沒有法之下的辦法。

20. Nc3 Qb6

白方作勢以 Knight 換 Knight ,這個我想也是騙黑方的技術,或者白方根本無意放棄 Knight 。黑方破解 Pinning ,移動 Queen 。

21. Rxd5 cxd5

令人不解的是,為何白方會以 Rook 換一隻 Knight 。但其實黑方的 Knight 位置幾好,如果不再被 Pinning 鎖死的話,可能會引起大患。白方覺得這樣做合理,也不無理由。黑方作為 Material 最大主義者,必吃那 Rook ,以保 Material Balance ,防止被對方的 Rook 「o趙完鬆」蝕章。

22. Nxd5 Qxb2

白方吃掉那隻 Pawn ,取代了原來黑方那 Knight 的位置,同時恐嚇黑方的 Queen 。黑方的心理當然要 Queen 避,但也不應選 b2 ,我認為 d8 死守較好。

23. Rb1 Qxa2

當然,白方是不會白白讓黑方吃掉 Rook 的,於是移 Rook 嚇走 Queen ,但同時 Rook 被 Bishop 餘蔭守著, Queen 是不敢吃的。黑方又唯有走。

24. Rxb7 1-0

白方此步封了黑方 King 前路,而事實上沒有一隻棋可以快速阻止這隻 Rook 。白方更可以 Nf6+ 、 Bxg6 ,黑方死也是遲早的事,不妨早早投降更佳。

這局棋的教訓如下:

  1. 開局時應採取一棋行一步的政策,以減少 tempo 浪費。假如某一開局或防守法要求一隻棋行多於一步,而你又不太熟識怎樣去行得好(如黑方用的 Scandinavian Defense ),不如不用。
  2. Material 不是西洋棋唯一的因素。
  3. 沒有計劃被動的下棋法,多數輸棋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