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竇竇,對於盟友說「真係好唔想寫香港的垃圾時事,日記係我比錢租的地方,理應記下開心事」,真的不能夠同意更多。寫政治,你估好好玩? ((當中的不快,我不想光明正大的在此寫出來。升斗市民要敢言去保障香港言論自由,文責自負。內地人民在擦邊球以人身安全換取發聲機會,我們享有言論自由,豈能投降?))
對於近日政改問題發生的一切,我不再想分析甚麼。天下之大,分析家大有人在,我也無謂多踩一腳。我只想分享一些個人感受。
立法會反政改集會我有去。明知不可為而之,「噓爆」一切黑箱作業,是我一直參加這些集會的精神。政改通過了,我感到情緒低落 ((很天真了吧?我也覺得很值得恥笑。)) ((其實還有不少 personal crisis 。)) ,我估盟友們聽我說此句都聽到煩。政改通過之後,一直到今天,我都不停問自己,是否應該參加七一遊行?吳志森今天的文章,民主鐵桿不想參加七一的理由,如「心淡了、對爭民主無望了。我不想與民主黨同行」,腦出閃出次數頻繁。人民力量,已被立法會廟堂內的人榨取乾淨。我都像皮球那樣泄氣了。
所謂政治領袖,背棄選民,當然 democracy is about choice ,他們有權這樣做,但他們欠了他們的選民一個交代 ((例如明明只是接受了超級功能界別方案,根據他們的原則只有立法會產生辦法是有理據支持。為何行政長官產生法他們都投支持票?)) ,單就這個原因人們就有足夠理由聲討他們。離棄民眾後,更要以「語言暴力」這條紅鯡魚,混淆輕重,更見討厭。
經過多天的思考,就是否出席七一遊行,我已經得出一個答案,我覺得沒有需要在此公開。我只想講,真正引渡我得出此一答案的,不是甚麼政治領袖,而是一位無名的網民,他發表的一個宣言:

魔鬼方案已經通過,也許你跟我一樣感到無力、難過。七月一日,還有甚麼意義嗎?我希望來一場無聲的遊行,我知道是不可能的,因為很多政客會利用這些場合去撈他們的政治資本… we are not alone,別人沒有為我們去爭取,那麼我們自己去爭取吧。民主不死,死的只有政客, 7.1見。

在 Youtube 不聽 loop 聽藍戰士的<豈有此理>,因為是現在心情的寫照,也許這是我明天的主題曲。

月冷星淒風蕭索 仍是未慣獨我行 長夜說荒唐 總少你
問到底幾許掙扎 濃霧劃破是太陽 年月歎從容 竄身退
從前同話過 勝利 火中花 香且燙 抓緊它 一於要得到
吶喊呼叫 悲觀充塞憤怒 憂鬱掩飾冷酷 豈有此理

熱情熱誠熱愛 困擾著未來 找不到振作所在
盡情盡狂盡放 比煙花燦爛 難自控 你我已變癲瘋
讓理想冰封生鏽 疲倦面對俗世人 雲霧裡盼躲藏不相見

情隨時日變 勝利 火中花香且燙 欣賞它 不必要得到
( 又再衝刺 ) 呼叫 ( 清風分躺兩袖 ) 悲觀充塞憤怒
( 彼此應該信任 ) 憂鬱掩飾冷酷 ( 一再擁有 ) 豈有此理

熱情熱誠熱愛 要感受未來 忍 不需要靠走運
盡情盡狂盡放 此生多燦爛 期望你與我鳥瞰天空

用信心輕輕輸送 成敗面對願我能 能讓我光芒 閃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