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應是第二次講香港政治的比喻拙劣
我無意在此公開批評今次政改方案的問題,這些與此篇文的要旨無關。就算現在立法會不是以公平方式選舉成立 ((2012 年後的亦如此)) ,但我們需要的是有質素的辯論 ((我已經不是說 High Quality 。)) 。聽了幾天政改辯論,我同情立法會會議作紀錄的秘書。 ((那些英格蘭 fans 、 cancer 上腦爭議,與記者說吧。)) 所謂有質素的辯論,首先是要對題,再者是要對事(制度)不對人,之後需要的是生動有趣的比喻。
話說外地有一位叫 Mike Godwin 的人,提出過一條叫作 Godwin's law of Nazi Analogies 。這個定律指出 ((中文翻譯取自中文維基百科)) :

在在線討論不斷變長的情況下,把用戶或其言行與納粹主義或希特勒類比的機率會趨於一(100%)

這個定律,在一般討論是很有效的。因為納粹主義或希特勒的負面含義太強,只要將你要比較的用戶或言行扣上如此負面的帽子,其心理上的攻擊是非常強的,可以用此否定對方。這個就是為何討論常常會舉出,甚至是濫用納粹主義或希特勒作比喻的原因。你是討厭一件事,才會拿出納粹主義或希特勒來作比較。本地都有,例如葉劉曾說民主都會選出希特勒。有些事如國家恐怖主義是可以拿納粹主義或希特勒來比較的,但有些比較就是過了火位。例如你反對素食主義,你不能說希特勒都是素食者。我也可以說,甘地都是素食者。
我認為根據本地情況, Godwin's law of Nazi Analogies 可以改寫為 Chainsaw's law of Cultural Revolution Analogies 。在我們的有限歷史認知,文化大革命是最差的了,可能負面意義比納粹主義或希特勒更強。本地曾爵爺的經典妙論指極端民主是文化大革命 ((唔好話我 Quote 錯佢,以下為原文:

Host: I was struck by one phrase at the end of the policy address, towards the end of the conclusion, you say, we promote democratic development without compromising social stability or government efficiency, that kind of implies that democratic development does compromise social stability or government efficiency?

Donald Tsang: It can, it can, if we go to the extreme, people go to the extreme, and you have a cultural revolution, for instance, in China. When people take everything into their hands, then you cannot govern the place. And eh, the similar thing is…for instance…)) ,食正 Chainsaw's law of Cultural Revolution Analogies ,由此可見他是有幾喜歡民主的了。昨天本地的政改辯論又添一例:

黃成智:社民連手段如文革

我絕對明白黃成智要聲討的是社民連,但他使用這個比喻之不當,是連立法會外集會的年青人,都被比喻為紅衛兵。紅衛兵的行為,包括對階級敵人的武鬥及打砸搶,請問立法會外集會的人有沒有要你黃成智跪玻璃?
時刻建議,對歷史沒深入理解的人,不應常以歷史作比喻。我有自知之明,歷史絕非我的強項,應盡量避用歷史作比喻。對於我來說,我更喜歡用遊戲作比喻 ((雖然香港了解各種遊戲玩法及規則的不多。)) ,最少我有親身經歷過玩遊戲的過程,而且通常比喻亦都較為抽象。

延伸閱讀: 起錨去索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