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chess board)(hide chess board)

Play the opening like a book, the middle game like a magician, and the endgame like a machine. ~Spielmann

想討論最近玩的兩局棋,結果是一勝一負。賽後分析( Post-mortem )有助改進技術。這局有指導棋的感覺,因為讓棋實太明顯。

1. d4 Nf6
2. Nc3 d5
3. e3 Nc6
4. f4 Bg4

1. 白方以 Queen's pawn opening 開局,較為兇狠。 Indian Defense (Nf6) 是非常正常的回應,目的是讓白方儘量移動 Pawn 到中心四格,但黑方卻拖慢走 Pawn ,以其他 Minor piece (Knight 或 Bishop) 準備侵佔那四格。

2. 可是白方卻沒有如黑方所願多移動 Pawn ,卻以 Nc3 回應,理論上可為下步的 e4 作好準備,佔略中心四格的兩格,也有良好的 Knight 支援。可是黑方以 d5 回應,一方面可以阻著白方的 Pawn 前進,也可以防止白方佔領 e4 ,一舉兩得。

3. 白方此時其實可以進行 Richter-Veresov Attack ,即是 Bg5 恐嚇黑方的 Knight ,可是白方卻行了沒甚作用的 e3 ,把 Bishop 的進路都封死了。反而搏搏行 e4 French defense 對黑方更有威脅。 黑方見此,即以 Nc6 連 d4 都隨時準備攻擊。

4. 白方 f4 作用不明。戰略上說, f3 是更好的走法,可準備攻擊中心四格的 e4 。亦因為白方走得太前,令黑方有機可乘,以 Bg4 攻擊 Queen 。白方不能吃掉那隻 Bishop ,原因是有 Knight 在後保護。

5. Qd3 e6
6. Qb5 Rb8
7. Qe2?? h5
8. Qd3 Nb4

5. 白方的 Queen 也只好走, d3 也屬不錯,守了兩條大斜線。黑方的 e6 不算是好棋,非常 developmental ,作用只是解放了黑格 Bishop 。

6. 白方竟然 Early Queen Attack ,攻擊 Knight 或 b7 Pawn ,以攻擊 b7 的意圖更為明顯,因為 Queen 攻擊 Knight 是即會被吃。在不太安全的情況下 Early Queen Attack 幾乎肯定是會碰到一鼻灰,輕則浪費 Tempo 重則損兵折將。始終,西洋棋不是一個 Superhero 的遊戲,是講求不同棋子之間的合作。由於白方攻擊 b7 意圖明顯,黑方也以 Rook 守著此位。

7. 白方的 Early Queen Attack 敗興而回,結果是浪費了 Tempo 。但是白方在 Queen 回退時做了一個重大錯誤,就是將 Queen 退到黑方 Bishop 的攻擊範圍。黑方決定讓棋,給對方機會。以移動則邊的 Pawn 自廢一步。

8. 白方的 Queen 終於移到正確位置。黑方搏搏以 Knight 換 Queen ,反正位置非常安全。

9. Qd1?? c5
10. Qd2 b5
11. Kf2 c4
12. h3 Bf5

9. 白方退路時再犯同樣的錯誤,黑方決定再次讓棋。

10. 白方移正位置,黑方也乘機以 Pawn 建成長蛇陣。

11. 白方移動 King 的目標未明,黑方那隻 Knight 再行理論上可將軍( Check ),不過會即被 Queen 斬殺。難道是要用直線殺黑方的 Bishop ?但那要兩步棋呢。同樣的事,可用 h3 代勞,只需一步,更省 tempo 。此步似乎是浪費 Tempo 之作。黑方再行 Pawn ,形成了大斜陣,有助防衛。

12. 白方也如以上,以 h3 嚇走 Bishop 。如果上一步的目的如此,那麼這又是 Tempo 落後了。黑方只好退走,但退不遠,準備隨時再次奇襲。

13. h4 g5
14. fxg5 Ng4+
15. Ke2 f6
16. b3 fxg5

13. 白方的 h4 是 developmental 的。黑方的回應 g5 是搏打,吸引對方吃。但這個行法不好,因為對方有兩隻 Pawn 瞄住,有選擇權,黑方是浪費 Tempo 加送禮。馬後炮的說法,更佳的行法似乎是行馬將軍。即是第 14 步的東西。

14. 白方如黑方願攻 g5 ,同時亦恐嚇 Knight 。黑方亦只好走馬,可選 g4/e4 或退到 h7 。 g4/e4 安全沒有理由退後,兩個位都將軍,於是 Ng4+ 。

15. 白方無棋可補位,只有行 King 。黑方再次以 f6 搏打,目的是犧牲那兵來換取 Queen 的好位 f6 。黑方萬分期待白方 gxf6 。

16. 白方不是省油的燈,沒有落搭,開另一戰線,試圖打開黑方的大斜陣缺口,雖然黑方可以 bxc4 補位,變回原陣。黑方吃子回應不好,因為沒有 Stick to the game plan 在貪蠅頭小利。

17. hxg5 Rg8
18. Nf3 a5
19. a3 Nc6
20. Rxh5 Bd6

17. 白方沒有如其 Game plan 攻擊 c4 ,反而攻擊 g5 。攻擊 g5 後,那隻 Pawn 是會變成廢木的。之後的局勢亦證明這一點。馬後炮分析是,應該讓黑方吃了那隻 h4 ,反正 沒有太大戰略用途。此舉令黑方的兩隻 Pawn 變成 Doubled Pawn 。 Doubled Pawn 即是兩隻 Pawn 重疊,一般都是弱棋,一方面是沒有互補能力只待斬殺,另一方面是重壘令在後方的 Pawn 難以成為 Passed Pawn (即可直達第八橫行無阻礙的 Pawn ),在 End Game 非常不利。現在黑方上 Queen 的位置變成了 g5 ,原來的 f6 己有 Pawn 守著。如果 Queen 上 g5 又有對方的 Knight 上 f3 伏擊,到時 Queen 沒有甚麼好路可走,無理由 develop Queen 。唯有行 Rook 虛張聲勢。馬後炮分析是行 a5 更有利。

18. 白方亦如所預料走了 Knight ,防止 Rook 吃掉 Pawn 。增加其成為 Passed Pawn 的機會。黑方也行了 a5 。

19. 白方以 a3 嚇馬,黑方前路無著數只好躲在人堆之後。

20. 白方以 Rook 殺 h5 的 Pawn ,作用也不大(雖然原位也作用不大),原因是那 Rook 側路被 Pawn 塞住,前路進低線亦不行,有黑方 Rook 守住。黑方知道那 Rook 沒甚作用,也無需回應.只好 develop Bishop 上棋盤中間。

21. Bb2? b4
22. Nd1 a4
23. bxa4 c3
24. Nxc3 bxc3
25. Qxc3 Qb6

21. 白方行 Bishop 奇怪非常,因為沒有甚麼進路的。如果是防止黑方 Bxa3 (是不會發生的),原來的 Rook 及 Bishop 原來位置已可代勞。如果黑方 Bb4 恐嚇 Knight (也是不會發生的),亦有 a3 Pawn 攻擊之。似乎又是一浪費 Tempo 之作。馬後炮分析應該行 b4 。 ((雖然我知道行白棋的玩家之 Style 並非如此)) 可換 Knight 、 Bishop ,安慰獎都有一隻 Pawn 。黑方利用了白方錯走,即上 Pawn 至 b4 領取 Knight 或 Pawn 一隻,無論吃得到那一隻,對黑方的棋子勢力都有益。

22. 白方選退馬,退馬位置是否錯誤決定有爭議,是 Style 問題,可 Na4 ,也是安全,雖然有鎖死 Rook 的可能。但那 Knight 也可當盾牌擋著 Rook ,因為 Rook 在 End game 才發揮功力,暫被鎖死也沒有甚麼問題。黑方走 a4 ,三 Pawn 對兩 Pawn ,白方損失機會增大。

23. 白方選吃最側的 Pawn 。如果是我,我會選吃 c4 ,因為黑方已經無棋補位,大斜陣一定會被消滅。吃最側會令白方變成 Doubled Pawn ,無著數的。事實也證明。黑方又利用對方的錯誤,走 c3 領取 Queen 、 Bishop 或 Knight 其中一隻。三隻 Pawn 最少都換一隻馬,加對方一對 Doubled Pawn ,仍算是有賺生意。

24. 白方當然是選犧牲 Knight 。黑方也如劇本殺了 Knight 。

25. 白方以 Queen 殺 Pawn ,亦令黑方的 Knight 受壓,尚算好棋。但黑方當然不會眼白白讓 Knight 犧牲,黑方也走 Queen 。一方可以保住 Knight ,也可重疊 Queen 及 Rook 加強戰力。

26. Bc1 Ra8
27. Qc4?? Na5??
28. Qc3 Nc4
29. Ke1? Rxa4
30. Nd2 Ncxe3

26. 白方走 Bishop 是合理做法。其實黑方以 Queen 殺 Bishop 可迫使白方進行 Queen Exchange (後方有 Rook 守衛),大家都無 Queen ,即進入 End game 。黑方也走 Rook 企圖殺了那兩隻 Doubled Pawn 。

27. 這一步是互相都犯錯,我是在 Post-mortem 才看到,失敗。黑方今次無讓棋,應該派黑方一個
白方 Qc4 作用不明,或者是保著 a4 。但其實亦將 Queen 送給 d5 的 Pawn 。黑方發神經沒有 dxc4 ,還自以為好勇以 Knight 驅走。戇 的。

28. 白方 Queen 又退後,只浪費了 tempo 。如果黑方沒有犯嚴重錯誤是連 Queen 都蝕了。黑方承勢將 Knight 推前佔有利位置。

29. 白方行 King 的原因不明,似乎 Knight 未有耐攻到,再者將單丁 Knight 深入敵陣為 Superhero 行為,死得慘為多。但其實其他棋都被對方鎖死的多,我想我會 Nh4 ,恐嚇黑方的 Bishop 。白方如之前的 Game Plan 殺 Doubled Pawn 。

30. 白方企圖以 Knight 換 Knight 取通道,但是黑方不作無利益的生意,先殺 Pawn 再嚇 Bishop 。

31. Be2 Nxg2+
32. Kd1 Nf4
33. Bxg4 Bxg4+
34. Ke1 Bxh5
35. Nf1 Ne2

31. 白方亦只好走 Bishop ,而且對正黑方 g4 的 Knight 。但其實白方都有 Bishop 守著,交易是以 Bishop 換 Knight ,白方無著數的。黑方無懼,再斬一隻 Pawn 來將軍,迫使白方移動 King 。

32. 白方移 King 至自己的窩內。如果是我或會行 Kf1 嚇走兩隻 Knight 的其中一隻。如果這樣行的話那 Knight 都沒有甚麼好的退路。黑方 Nf4 安全地同時攻擊 Bishop 及 Rook ,都是有利生意。

33. 白方選殺 g4 的 Knight ,是錯誤決定。他應該犧牲 Bishop 退 Rook 換取安全。黑方亦一定不會放過機會。黑方可以用 Knight 殺 Rook ,但這樣會蝕了 Bishop 。黑方現在選擇的方法是又殺 Bishop 又殺 Rook 。一 Knight (通常值 3 分)換一 Bishop ( 3.5 分)加一隻 Rook ( 5 分),抵到爛。是先殺 Bishop ,再將軍,迫使白方下步不能退 Rook ,再慢慢屠殺。

34. 白方 King 被將於是被迫走動,也是 King 唯一可行的棋。黑方亦如劇本殺了 Rook ,完成此單大買賣。我認為此步後 Middle Game 已經終結,進入 End Game 。

35. 白方走馬原因不明。事必要走馬我想我會走 Nb3 。黑方走馬,但此馬有 Bishop 護住, King 不能吃掉。此舉令白方的 Queen 及 Bishop 受壓。

36. Qh3 Nxc1
37. Qxh5+ Kd7
38. Rxc1 Kc6
39. Rd1 Rxa3
40. Nd2 Re3+

36. 白方當然是選保 Queen , Bishop 亦只好 Bye Bye 。

37. 白方 Queen 安全殺了 Bishop ,也將軍。黑方將 King 斜行而不作前行是有原因的。前行有太多棋阻路,斜行卻可以將 King 帶上棋盤中間。其實 End game 已經開始, End game 其中一個重要策略,是要將 King 送到棋盤中間,可減少被圍困將死的機會。 End Game 的目標,殺敵是第二目標,第一目標是保 King 的安全。

38. 白方如願用 Rook 將 Kinght 殺死,但亦令 Rook 的前路被自己的 Pawn 阻塞,進退兩難。黑方趁局勢較為平靜再將 King 拉到棋盤中心。

39. 白方走 Rook 目標不明。如果是我的話會試圖將 King 帶到前線,或 Qe8+ 將軍,迫黑方的 King 退後 。黑方將最後的 Doubled Pawn 都吃了,霸一條乾淨的橫行(第 3 行),準備突擊。

40. 白方 Nd2 的目標也不明,應該如第 39 步般行。由於 Knight 走了位,令黑方可安全進入 e3 將軍。白方又要浪費 tempo 移 King 。

41. Kf2 Qxd4
42. Qf7 Rxg5
43. Qe8+ Kc5
44. Qd7?? Qf4+
45. Nf3 Qxf3#

41. 白方只有 f1 和 f2 可選,當時我想我也選 f2 ,因為可以殺了對方的 Rook 。 馬後炮的分析似乎 f1 更佳。黑方殺了 d4 的 Pawn ,保護著 Rook 。此舉可令 King 不可進入 e 直行。黑方結構非常穩健,但亦有 Achilles' heel ,就是白方那隻落後非常的 Pawn c3 可嚇退 Queen 。遺憾的是白方至局終都沒有這樣做。

42. 白方以 Queen 恐嚇 Rook ,己是強弩之末。都說, End game 的第一大目標是保護 King 的安全,而且這次打 Rook 是要行兩步的,一般都不會中計。反而原來的 Queen 位置更佳。正確行法是以 c3 為上上棋,Re3 以 Rook 換 Rook 化解凶局為上棋。由於 g5 的 Pawn 再沒有 Queen 守護, Rook 也不如先吃下他,同時亦鎖死白方的 King 不可再進入 g 行。白方的 Queen 現在是連 e6 的 Pawn 都不可吃,因為黑方可用 Rook 開後波殺之。

43. 白方無機可乘只好將軍浪費黑方 Tempo (馬後炮分析此步沒有作用,參考第 44 ),再進一步將黑方的 King 移到中間,反而對黑方有利。

44. 此局的敗局是在於此步。白方似乎想以此步攻擊 Bishop ,但同理,要攻擊 Bishop 是要兩步的,沒有將軍人家來限制步行,是不會上當。和 Democracy 一樣, Chess is also about choice. End Game 其實真的不再適合殺敵,各棋子的責任都應該以保王為最主要,殺對手的王更是非常次要的責任。選擇只是錢幣的一面,反面是責任和後果。 棋子有兩個責任,一個是殺敵一個是保王。今次白方選了在不合適的時間用不合適的方法殺敵,就會疏於保皇的責任。應該如 42 步所說的上上棋及上棋先保皇。如果事必要行 Queen ,應該 Qc8+ 。被將的黑方 King 也不可以再行到 c4 ,因為有 Knight 守住,黑方的 King 只好被迫離群去 b4-6 ,可增加勝利的籌碼。可惜,敗勢已成,只欠一刀。黑方將 Queen 移到 f 直行。在 43 步之前,本來 f 直行是白方 Queen 守著的。可惜已經太遲。 41 步組合成的 Rook + Queen 結構仍然存在,連那 Achilles' heel 也沒有了。其實白方已經輸定了,黑方要求白方別認輸,因為想要完整的 PGN 檔案作分析。

45. 這個情況,術語叫做 Zugzwang 。和 Chess 及 Democracy 不一樣, Zugzwang is not about choice. 因為選擇已被壟斷了,只有一個痛苦的選擇可選。白方只能用 Knight 當盾牌,阻一阻黑方的三隻大力棋子。黑方可以 Rook 或 Queen 殺那隻痛苦的 Knight ,以 Rook 殺會令 Queen 及 Rook 重疊,令白方仍存生機,就是 King 可走到 e1-2 。黑方當然是選以 Qxf3# 封喉將死,完場。

-----

此局其實雙方都有犯不同程度的錯,但黑方較優只是會利用對方的錯誤及知道 End game 的目標已經不再是殺敵。另外,白方亦犯下如 Doubled Pawn 等等的戰略錯誤。其實 End game 未有進行到底,如果白方第 44 步沒有這樣行, End Game 可能會發展到三子互鬥的局面。棋子實力較弱的白方可以 stalemate ,甚至反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