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此曲的人,已經成功投共,報紙還說他剛剛榮任第二任爸爸。唱此曲的人,當年不單唱過這些歌,也填了此詞。
不妨講講此曲的背景。此曲是在 1991 年推出,即是 1989 年之後第二年。 1989 年六四大屠殺之後,香港進入了另一個時代,就是後過渡期的恐共時期。香港當時出現移民潮,主因是害怕回歸後的宗主國中共。移民潮最烈時,一年有過五萬人移民,而且是高技術、財政充裕的中產。中產一直是社會穩定的力量,大量移民引致社會信心低下,實際的問題是人才流失。
當年鄧蓮如及李鵬飛到英國要求英國給予所有香港人居英權,可是此兩人多翻斡旋都無結果。英國政府在 1990 年發表折衷「和稀泥」方案,就是所謂的「英國國籍甄選計劃」,只給乎對殖民地有貢獻的五萬人有居英權,其他人一蓋無份。假如香港回歸後情況變差,擁有局英權的這五萬人可隨時到英國定居,即時得到英國國籍及歐盟公民身份,無需像其他人移民要「坐街民監」批准國籍。這五萬人包括些甚麼人?包括那些現在當政治助理及副局長的人,我想現在為官的、立法會議員、商賈及學術界人士不少都有居英權。
這首歌,是講後過渡期港人心態,根本就是恐共人人想走。此曲最聰明是將它包裝成情歌。 MV 最爆笑是拿著本紅樓夢的周慧敏,其隱喻是主角懷念的港英政府。

天空的飛鳥飛到那一方
只想有一個美夢寄他方
越過高山大海 又越過風與浪
還看遠岸 離別這海港

即使那天氣會令你不安
即使會枯燥也沒有相干
但那一切回憶 昨日裡千個夢
難以放下 仍沒法淡忘

誰願孤孤單單到遠地
為了呼吸新鮮的空氣
無奈這裡個個卻顧著自己
誰在這邊趕上機 誰在那邊講道理
害怕等最後限期像處死
或者相安無事 又或者朝三暮四
但這飛鳥已別離 後會有期

這首歌講,主角不想為自由而去移民。不過這裡的人(暗指英國政府及中國政府),完全妄顧港人利益,私下討論香港前途,強迫香港回歸,令港人失去自由。香港人只好趕上機移民,有些人卻去英國與英政府講道理要求全民居英權。但是等 1997 ,就像被處死。雖然九七後可能無事,又或者移民決定只是一時衝動,但都是先移民走了。
這些根本就是黑材料,他當年反對回歸的陰謀詭計已經昭然若揭。此君有寫歌詞尋釁滋事的前科,中共根本就不應該讓他投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