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人人都在為新年張羅,我卻在家中養傷。 ((傷了頸部。))
新年令人覺得很不自在。結了婚之後要派利是,只是催化劑。
討厭形式,討厭那喜氣洋洋的氣氛。西方新年和農曆新年,我慢慢的喜歡西方新年。西方新年講求自省,有 new year's resolution 。香港農曆新年,有恭喜發財和聚賭。或許農曆新年較為有意義的,只是民工回家過春節,代表一種團圓。
這樣的年紀,還要當個 misfit ,是我太幼稚了嗎?
還是我應該當個順民,去做個建制支持者,當個無恥之徒?

苦年再見。

* * *

轉載梁國雄議員辭職宣言

議事規則第28(A)條作出的個人解釋

主席:

「行無愧怍心常坦
身處艱難氣若虹
橫眉冷對千夫指
俯首甘為孺子牛」

近日,不少記者問及本人辭職一事,相詢我在中共政府及其附從之攻訐、羅織下,能否頂住壓力云云。現在,且讓我借此一集句詩答問。

此詩頭兩句,出自五四運動旗手陳獨秀先生,成於國民黨政治獄中,於友人探監求墨寶時一揮而就,渾然天成,盡顯這位中共創黨先驅錚錚風骨。後兩句,乃是魯迅先生晚年得子之戲作,寄託不畏專制豪強,憧憬未來的樂觀!

自問才疏學淺,只好借前輩咏吟抒懷,回應「帽子廠主」的明槍暗箭!

生平痛恨「言論檢查」之惡,想不到身為議員,尚要受立法會議事程序所制,此篇辭職宣言亦要送主席檢查,如此苛例,不論出自何典,其實都應刪除,今日請辭之五子不能暢所欲言,乃是議會廟堂文化使然,殖民地統治陰魂不散,主席身不由己,竟要充任檢查官吏,夫復何言!

其實,議會之不堪,又何止此小瑕小疵?偌大議事廳燈火通明、西裝革履,卻要受制於八百人選舉產生的特首及其隨從,不能堂堂正正行立法之權,稍越雷池,動輒遭政府以基本法第74條封殺,「我為魚肉,人為刀俎」,此之謂也!行政機關專斷若此,無異以少數官意逼迫多數民意,按少數權貴意願施政,自是將其快樂多數人痛苦之上!

從數碼港批地到領匯事件,以至興建迪士尼及高鐵,由廢法剝奪勞工集體談判權,乃至2003年強立基本法23條不果,不免令人懷疑立法會能否彰顯民意,少數人的利益似乎凌駕於多數之上?尤其是分組點票的荷例,令得票以百萬計的直選議員,經受制於得票數萬的議員,民意受歪曲,民生手摧殘,舉世之間芸芸政體,哪有多數服從少數,少數服從極少數之理!回歸至今,這種歪像並無根本扭轉,反而變本加厲,能不令人痛心疾首?

中共政府並無根據基本法附件二而還政於民,反而在2005年及2007年以人大常委名義,一再阻撓港人實現雙普選及貫徹高度自治,所謂2017年可以普選特首云云,竟被某些權貴扭曲為少數人操控之提名委員會,篩選候選人的把戲,直接剝奪市民普及而平等之候選權,間接操控選舉的結果,至於立法會之所謂普選,亦將如是,充其量亦不過將部分功能組別之小撮選民,轉為提名委員會之特權分子,以行挑選候選人之勾當!

主席,身為議員,本該為民眾負責,秉持良知,實踐政綱,為民鼓興呼,讓民意彰顯議堂,實踐於社會。然而,既然民意一再受扭曲、公義遭逢顛覆,我又豈能一再沉默,縱容權貴行惡,況且,自我參選以來,一直都以斗大的字體,於橫額,傳單上倡議全民公決,實現雙普選之口號,以貫徹權力歸於人民之信念,議事堂內外多番被捕、被逐,亦緣於身體力行,為遭剝奪政治權力而受踐踏之民眾效命!今日辭職,乃是義不容辭,與毓民、偉業、家傑、淑莊聯袂請辭,不外造成五區議席出缺之局,憑補選行變相公投之策,讓市民投下關鍵一票,還政於民,豈不快哉?「長歌正氣重來讀,我比前賢路已闊」郁達夫先生寫於日寇肆虐之離亂詩句,正好是我對「一犬吠日,百犬吠聲」的回答。

「我現在講話,並不是為自己辯護,而是按照我那些同樣拒絕辯護的同志們的願望,試向你們說明一些你們不懂的問題:……我必須聲明,在我們看來,專制制度並不是束縛我國的唯一鎖鏈,它只是我們必須從人民身上打碎的第一條鎖鏈……」

俄國文豪高爾基名著《母親》裡有這麼一段話,我是社會主義者,引以作結,最好不過,多謝主席!

梁國雄

和諧社會

「一個真正和諧的社會,不是爭議的消失,而是公義的彰顯。」

馬丁路德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