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醫委會有意將醫生說粗口視為專業失德。身為操流利粗口的本地偽知識份子,現向醫委提供以下意見:

  1. 先要定義何謂粗口,好給市民標準,聽到類似辭彙時作出投訴,應找語言專家訂立粗口列表。到底屌撚鳩柒茜算是粗口?還是仆街冚家剷算係粗口?對於中環的語言潔癖人士,或許死八婆、你老母、頂你個肺都算是粗口。部份醫生或者會外語或方言,應將香港流通的廣府話以外的粗口都一一收錄,如潮州話「葡你阿麼」、台語「駛恁娘」、英語 Motherfucker 、德語 Hurensohn 、法語 Fils de pute 和日語 マザーファッカー 等等。沒有此列表,實在難以執法。
  2. 到底怎樣證明醫生屌鳩我老味?有點像控告人 libel 一樣,怎樣證明?要有錄音?還是該醫生要有所動作,除了褲,伸出其子孫根,而我又用手機拍下有關畫面,才算一個可以呈上醫委會的證據?

上面首歌可能更有教育意義:「但願家教要遵守,應對斯文易接受,做人亦應緊記,咪做個低級損友。」從來講粗口都是家教問題,為何現在卻要變成專業守則?歸咎原因,其實很簡單而且很香港。就是官僚系統的作業態度,是只會將現有的條文進一步程序化,但卻不會寫新的條文去處理現有的問題。例如原有條文是「醫生不可做出令業界蒙羞行為」,但現在卻要程序化的將條文的具體所指都想出來,例如講粗口。可能日後「濫用專業職位從而與他人建立不正當關係或通姦」,都需要進一步的程序化。到底 stick it in a wrong holeBJ 算通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