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花札,我曾經研究過,看看可不可以在報紙上寫。但看到它的複雜(與其說是複雜,不如說是煩),就知道這個不是報紙的材料。這篇文是原本筆記整理成的「假七色部落」,免得浪費貼在此處。之前寫東莞牌,已經有點吃力。這個花札和東莞牌差不多:牌是沒有印數字的,但其實又用圖片代表數字。不同的「役」代表不同分數。單單要列出役及所代表的分數,已經要一整版,但七色部落只有半版。
日本人過年 ((西曆一月一日)) 流行玩花札。還有一星期就過年,香港人過年會玩甚麼?似乎最流行的是四方城及魚蝦蟹。最近見到部份「吉b島」十蚊廣場有花札出售,貪得意買了一盒,印刷非常精美,可是我不會玩。上網研究過,但我至今都未試過與人類玩家對戰,只玩過網上 Flash 牌
歷史從簡,亦因為我沒有深入的 Research :安土桃山時代( 1573 年至 1603 年),日本與葡萄牙人經商,由西方傳來玩紙牌遊戲。本來在日本流行的紙牌,叫做嘉留太(かるた),是來自葡文 Carta 。日本是一直流行玩這個嘉留太作賭博,至明治時代( 1868 年至 1912 年)才傳入現代撲克牌。日本歷史上發生多次禁賭,本來的嘉留太生產被禁,有商人想到以教小朋友認識花卉的教學卡取代嘉留太,作玩樂用途,這個就是花札的起源。 ((另一種在日本傳承下來的嘉留太遊戲,叫作百人一首。起源都是類似,是用本來由藤原定家選來的一百首和歌,轉成卡片玩樂。)) 當時的日本政府認為無需禁花札,因為花札上面沒有數字只有圖像,遊戲時間也長,應該少作賭博之用。但實情是仍有人用花札來賭博。花札在日本國內也演變出不同組合,最常見的叫作「八八花」,流通日本全國。
花札經過日本的移民及殖民,傳至韓國、夏威夷與巴西。在韓國,此遊戲卡作了少量修改,名為花鬥。(화투)
花札可以玩多種遊戲,今次介紹二人玩的叫做 Koi-Koi (こいこい,與錦鯉無關) ((多人玩的叫八八)) 。

認牌及役

四十八張牌可分成十二個花色,分別代表十二個月份。每一張卡都有名,而每一張卡又分別有四個等級。在 Koi-Koi 遊戲,這四等分別是カス、短冊、タネ和五光。


(圖片來自 gamedesign.jp)

遊戲的目的是要獲得一些牌的組合,叫做「役」。每種役都代表不同分數,叫做文錢,有點像番數。

一文的役「カス」,代表要儲最少十張「カス」牌,得一文錢。如果儲了十一隻,有十二文錢,如此類推。

另有兩款役上圖是沒有:

月札:每一回都會有一個月札花式,由一月的松開始輪流至十二月的桐。如可以儲齊月札花式的四牌,可得四文。

親權:一回出牌完結,沒有人獲得任何役,「親」一方(下述)可得六文。

遊戲流程

先抽牌決定誰先當「親」方(即是莊家),另一方當「子」方。牌愈近一月「松」的為親方。「親」方先拿兩牌,之後到「子」方拿兩牌,一直至雙方都有八張牌,不要讓人看見。之後再放八張牌在兩位玩家中間,是亮出來的,稱為場札。淨下來未派的牌,叫作山札。
第一回的月札是松,下一回是梅,如此類推。

「親」方先出牌,再到子方出牌,一直輪流。出牌八次之後本回完結。

一方出的牌如果與場札的牌為同月份,可以將兩張牌據為己有,但要亮出來。之後再從山札打開一張牌,如果那張牌與場札任何一張同月份,也可兩張據為己有。如果那張山札與場札任何一張的月份都不符,那張山札成為場札。再輪下一位玩家出牌。

若果一方出的牌與場札任一張牌的月份都不符,那張牌就成為場札。之後都從山札打開一張牌,與上述那般看看有沒有匹配。

一直至到一位玩家獲得一個役組合,該玩家會被問是否繼續玩下去(こいこいしますか)。玩家答こいこい( Koi-Koi ),代表繼續玩下去,可儲更多的役,希望贏更多的文錢。玩家答いいえ(否),就即時計數。該玩家可向對手拿手頭上役的文錢數總數。注意:如果甲玩家選擇こいこい之後,其後對手乙玩家都獲得一個役,而他選擇即時計數,甲玩家手頭上的役將全不計數。

遊戲的流程如下(按圖放大):

如雙方出牌八次,都沒有人有役,親方可得六文錢。如果出牌八次之後,雙方都有役,但沒有人選計數,就鬥誰人手頭上的役文錢數較高,文錢高的一方算贏。如文錢數一樣,作和。

之後新一局開始。親子易位,月札加一。玩過十二回之後,累積手頭上文錢最高者為勝方。這個 Flash 版,是一開始有十文錢。如果輸光了即時 Game Over 。得五十文即為贏。

後記

不在報紙寫,除了因為太煩,或者都因為這個遊戲無位入,不能抽水加串咀。我覺得這個遊戲最難的地方,不是其遊戲過程,反而是要認識那四十八張牌和不同役的組合。我是有一份 Print out 才能玩這個遊戲:一張紙是四十八張牌的月份,另一張紙是役的組合法。出每張牌之前都 Check check 有沒有場札是同月份。
我懷疑此一遊戲的策略,除了是看對手已經拿了甚麼牌,還有就是有役時是否選擇 Koi-Koi 。例如獲得三光,是否有需要選 Koi-Koi 去得多一兩張光牌,成四光甚五光?另一個 decision 是,如果已經得到了十張カス,是否值得 Koi-Koi 去得到更多カス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