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森﹕政改應有「實驗期」

又一明報精彩文章 ((精彩「打手」文章)) 。友人說,明報刊登此類文章,可令這些人士本相露出來,又稱露底。不算是壞事。此文我又是無意駁它的觀點,又是中文文筆的問題。

其實民主派與政府(中央)兩者之間,有沒有必要如此敵我分明?過態的鬥爭,令市民煩厭,處理社會內部矛盾,沒必要每每講鬥爭,兩者之間可以和風細雨式,透過雙方接觸、溝通、對話,尋求方法解決政制問題的分歧;更重要的是,不要令「一國兩制」漸行漸遠,「捨特區政府而去」的局面不應繼續,我們都有責任去維護「一國兩制」的落實。

在元旦遊行末段發生「衝擊警方防線」事件,成為整個理性表達意見過程的敗筆,示威行動過激,會向年輕人灌輸不良信息。我自問不是保守的人,但絕不希望見到社會上太多暴力行為;公民抗命,不等於任意而行,多番肢體碰撞,只會令正常遊行表達訴求的人士減低日後的支持程度,年輕人抗爭前應理性考慮各方因素,行動前要認清事實,和先思考行動帶來的後果;個人認為,爭取民主也要講道理有節制,才能擴大影響。

問題如下:

  1. 看到嗎?每段都是豆號豆號豆號,到最後一句才用句號。這樣做會令文意變得奇怪。例如第一段的「兩者之間」,只能同情地理解為民主派與政府。但是按文理也可解為「處理社會內部矛盾」和「鬥爭」。文句多加句號,多作停頓,才不會令人看得頭昏腦漲。
  2. 接觸、溝通、對話,是同一樣的東西,無謂重覆三次。應該只用含義最廣的溝通。
  3. 「尋求方法解決政制問題的分歧」,依我多年讀心曲讀技巧,高氏想講的「方法」就是「溝通」。所以那句可簡化為:「民主派和政府應多溝通,解決政制問題的分歧。」
  4. 「不要令一國兩制漸行漸遠」的主語及賓語是甚麼?主語是民主派?是政府?還是奧巴馬?賓語是香港、澳門還是馬達加斯加?
  5. 「我們都有責任去維護一國兩制的落實。」是壞鬼中文,可一字一句翻譯成英文,由其是最後的「維護一國兩制的落實」。可簡單寫成「我們有責任維護一國兩制」。
  6. 「在元旦遊行末段發生衝擊警方防線事件,成為整個理性表達意見過程的敗筆」,之後一句又說人過激和暴力,那麼是理性還是過激?
  7. 全文的高潮在這句:「公民抗命,不等於任意而行,多番肢體碰撞,只會令正常遊行表達訴求的人士減低日後的支持程度」我完全 get 唔到「只會令正常遊行表達訴求的人士減低日後的支持程度」在說甚麼。當然,讀心術是知道他在說甚麼的。他想講「暴力」人士影衰「正常遊行表達訴求的人士」。可是,一切會正常中文的人都不會將這個概念寫成「只會令正常遊行表達訴求的人士減低日後的支持程度」!
  8. 「年輕人抗爭前應理性考慮各方因素,行動前要認清事實」,到底是甚麼事實?香港永遠沒有民主選舉的事實?
  9. 「過態」一詞,難道是「超過常態」的意思?如果是的話,為何不用「過份」、「過激」或者「過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