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歐樂民醫生的文章,都是談豬流感疫苗的。他是建議孕婦應該按照疫情去決定應否接種 ((WHO 最新數字是,上周有 569 人死於豬流感,總死亡人數是1萬4711人。 CHP 數字是,香港上周有四名豬流感患者死亡。香港傳媒連這個都不報道。)) ,畢竟懷孕時間接種疫苗都是要步步為營。
我非常接受這個建議。醫生對病人提供建議,例如應否接種疫苗,我是絕對贊同的。但是政府應否推倒一個疫苗計劃,這個是一個公共衛生的問題。在分析這個問題,是需要用到公共衛生的研究匣架。公共衛生的目標單位是一群人,而一般醫學研究的目標單位多數只是一個病人。傳媒其中一個惡習,是亂找「專家」說三道四。要問公共衛生問題,記者是不是應該想想,你的受訪者有足夠的公共衛生知識嗎?他熟悉一個公共疫苗計劃的運作方式嗎?隨手找來的醫生,像是專家,但多數是對公共衛生認知不足,或許連流行病學是甚麼都未清楚。
說實話,我其實都不是一個純粹的公共衛生研究員, Johnson Lau 才是。我是一個甚麼的人?我只是一個接受過流行病學訓練的小角色,曾經協助過調查幾種疫苗,包括現在於美國 CDC 建議使用的 flumist 噴霧式流感疫苗。 ((CAIV-T Comparative Efficacy Study Group. Live attenuated versus inactivated influenza vaccine in infants and young children. N Engl J Med. 2007;356:685-96.)) 在這件事的立場,我不如大家想像中的堅定。我和政府一樣,都是沒有太多數據。 ((數據和政府掌握的一樣。)) 但是我堅決反對的,是以個人角度分析一個公共衛生問題,再去指點江山。
早兩日說的 Andrew Wakefield 案,在我三四年前寫一篇 Systematic Review 時就有調查。 ((Ng DK, Chan CH, Soo MT, Lee RS. Low-level chronic mercury exposure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meta-analysis. Pediatr Int. 2007;49:80-7.)) 後來入了書院讀書,原來此案已經寫了入多本公共衛生的教科書,作為一個公共衛生災難去看待,甚至是未來所有的 vaccine controversy 發生時無論是公衛專家、政府和傳媒報道的重要參考案例。這是一個與現在豬流感疫苗事件完全相關的個案。
西方國家沒有發生接種豬流感疫苗後出現死胎嗎?以英國 Medicines and Healthcare products Regulatory Agency 最近一月廿二日報告為例,報告是有十三萬多位孕婦已經接種豬流感疫苗,上報有三宗宮內死亡、十六宗自然流產及一宗早產個案。但是西方傳媒有像香港傳媒那樣大造文章嗎?要是這事件發生在 Andrew Wakefield 案之前,或者英國都會像香港和台灣那樣,大搞 Yellow Journalism ,怒轟衛生當局。但是,西方主流傳媒已經汲取 Andrew Wakefield 案的教訓,沒有怎樣亂來。在一個沒有歷史的城市,缺乏的就是反省。亦因此,歷史只在不停的重覆。
Johnson Lau 君在本博之前的留言,其實一語總結了 Andrew Wakefield 案的主要教訓:就是沒有人能夠證明, MMR 疫苗的「可能」副作用(即是 Wakefield 所證明的自閉症)帶來的傷害,比 MMR 疫苗所防止的傷害為高。也就是 Johnson 所指的,只強調風險不討論得益的思維。當年英國衛生當局就算在 Wakefield 研究後遺,被傳媒狂鬧,仍堅決反對停止使用 MMR 疫苗,邏輯就這樣。 Andrew Wakefield 的研究,就算退一萬步說是能夠證明 MMR 疫苗有自閉症這個副作用 ((我也要強調,這個已經被反證)) 。用一個公共衛生或流行病學的說法,是 Wakefield 沒有證明 autism attributable to MMR vaccine (中文可譯為:可歸因於 MMR 疫苗的自閉症),是高於麻疹、腮腺炎、風疹所帶來的傷害。這個是公共衛生專家在應否叫停一個疫苗計劃的重要考慮。叫停一個疫苗計劃,是不同於建議人家不去接種疫苗的。前者是刪去一個選擇,後者是建議運用選擇權。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度,要刪去一個選擇,是需要合適研究及數據支持。只有專制國家,才會在未有完整數據之前,就以剔除選擇去替代你的選擇權。這個我已在前文討論過。
今天的事情,都可以同樣的匣架去分析。我們根本未能完全證明,那些 stillbirth is attributable to HSI vaccine 。怎樣可以武斷說明 stillbirth attributable to HSI vaccine 大於豬流感所帶來的傷害,於是乎應該叫停疫苗計劃?

「冷血的公共衛生」系列的第一集(有關數年前的流感殺童潮)、第二集(有關明愛醫院「失救而死」事件)。

與 Andrew Wakefield 案相關的書藉:

Dawson et al. Ethics, prevention, and public health. OUP. 2007.

Boyce. Health, Risk and News: The MMR Vaccine and the Media. Peter Lang Publishing Inc. 2007.

Horton. MMR: Science and Fiction - Exploring a Vaccine Crisis. Granta Books.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