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從 dark entry 年代已經知道這個世界有一隊 supergroup 叫做 LMF ,當時還是「重金屬同學會」的玩票樂隊,是由幾隊香港 Band 組成,曾在《自主音樂圖鑑》收錄其歌曲。那時還未有 DJ Tommy 。
至後來阿龍大、 NT 、 Screw 和 Prodip 再加 DJ Tommy 的組合成型,才推出了第一張唱片。 NT 當時是我非常喜歡的樂隊,我還記得他們上有線 YMC 台,唱他們的主題曲 NT (NT, NT, N Motherfucking T) 同埋 War ( War, no war, stop it all, I am the law!)。 NT 的成員包括有:朱春仁(即後來的 MC 仁)、顏袌(爆)威、賴喜斗、衛新斌、侯庭峰和江嘉賢,明顯全部係假名。
我永遠覺得, LMF 第一張唱片的歌曲最合我口味。 LMF 是在第二張碟《大懶堂》才轉成 Hip Hop 取向,第一張碟的主調是 Rap Metal ,音樂底是非常的 PanteraBio Hazard ,只有一兩首歌有極少的 Hip Hop 味。我最喜歡的一首歌叫做《唱好香港》。
這首歌的歌詞改過 N 次,我最初聽時,此曲不是講現在唱片的事。唱片版本講的事,是本來無主流傳媒關注的非主流搖滾音樂會,在 1998 年 9 月 26 日突然成為《東方日報》頭條,題目是「粗口演唱會失控腰斬」。話說當年商台節目《組 Band 時間》在紅館舉行了一場 Band show ,叫做《組 Band 時間再一擊》,表演隊伍包括 NT 和 Screw 。話說大量觀眾從坐位離開,走到台前,更有人玩插水。保安以有人站立為名要求人們返回坐位。觀眾反對,繼續站立,保安屢勸無效決定腰斬。腰斬後樂迷不服,於是乎推椅抗議。商台、 NT 及 Screw 從此列入紅館的黑名單。有份提議的是當時的臨時市政局議員李華明。
這樣的事,被《東方日報》作為頭條,指出年青人聽了粗口歌之後情緒失控,「會場內秩序大亂失控」,爆發對社會的不滿。朱春仁大頭相在頭條,令他聲名大噪。其他報紙日後亦選來報道。
《唱好香港》就是講這件傳媒大驚小怪之事。睇 Band show 怎可能坐著看?這是保安及樂迷的落差,但卻被傳媒當成是暴動,甚至拉埋經濟低迷來說。歌詞:

William:喂!呢度每一日都存在好多問題
無論打劫非禮強姦種種罪案都有齊
有無攪錯!你係真唔係 一個普通rock Show幾乎反轉甘滯
你班不良少年加班粗口仔 插水反常行為再加上經濟低迷
其實點樣 點樣 扯上關係?
個度六千幾人 個度六千幾人 個度六千幾人 你估真係冇人睇?
個度六千幾人 個度六千幾人 個度六千幾人 你咪當人廢
人跟你又跟 你講講講講 人信你又信 你話點去唱好香港
仁:企係度fing螢光棒 你就叫做興高彩烈
行多一步企出黎玩 就講到暴動甘x"杰"
D雜誌電視電影就3456級 唱多兩咀粗口 就話乜都唔x得
亂九甘up!仲邊處有傳媒道德 大驚小怪! D官僚唔妥就一句話cut
Show 最緊要d人任由你擺佈black List仔覺得唔妥 我地越諗越燥
個度六千幾人 個度六千幾人 個度六千幾人 你估真係冇人睇?
個度六千幾人 個度六千幾人 個度六千幾人 你咪當人廢
人跟你又跟 你講講講講 人信你又信 你話點去唱好香港

金寶綠水:我係philippine插水跳舞都冇俾人插
木村:係hong Kong睇rock Show俾人講到九唔搭八
乸型賓:其實呢d野好normal既唶
竹野:都唔見倒有人攪事
海馬正:唔好影...唔好影...
乸型賓條仔:佢作大吹水 我真係唔睬佢
紅潮風:問心個句你有無借題發揮
South Park Kenny:我地今晚係最斯文個隊

人跟你又跟 你講講講講 人信你又信 你話點去唱好香港

唱片已經係乾淨的版本,在 Band Show 的版本係:

人跟你又跟 你講講講講 人信你又信 人撚最多o係香港!

William 係 Screw 主音,阿仁就係 NT 朱春仁。後面那些乸型賓同海馬正,係串緊人。例如乸型賓係串緊馮禮慈在明周的文章,而 South Park Kenny 是在串剛剛簽了主流唱片公司合約,又參加了《組 Band 時間再一擊》表演的樂隊 Scaffold ,因為他們向傳媒說是當晚最斯文的樂隊。其他樂隊覺得 Scaffold 是叛徒,踩人抬高自己。用一個當時未出現的現代常用字, Scaffold 是在抽水。
今時今日突然找回這首歌和這件事來講,我一定有原因。我只能夠講,那是 1998 年的事,傳媒亦是 1998 年的傳媒。今日是 2010 年。當時指著樂隊及樂迷個頭來罵的,只有傳媒及議員。如果此事發生在今時今日,應該還會有反樂隊的 Facebook 群組甚至局長在罵樂隊、樂迷破壞社會安寧,還有看電視傳媒肢體衝突畫面看得出神而加入叫賣行列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