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了 Twenty-ten ,令人驚奇的是,沒有人像 1989 踏入 1990 或 1999 踏入 2000 般 ((對不起,我只經歷過這兩個世代交接)) 對待這種十年一次的世代交接。我們沒有人以一個年代的去總結 00s ,當然也沒有擁抱一個新年代的興奮。
2009 年年尾,一連串的失眠夜,我都在回想 00s 在流行文化上的意義。我在回想 00s 在音樂、電影、文學等等的特質,得出的結論是 cultural emptiness 。我們好像沒有經歷過 00s ,以 90s 駁進 10s 似乎都是可以的。難怪外國文化界都用語帶相關的 noughties 去形容這個空白的 00s 。 ((與 1900 - 1909 的那個 00s 相比,這個 00s 相當差勁。上個 00s ,我們有 Picasso 的 Cubism 及 Matisse 的 Fauvism 。 Jack London 的文學作品 The call of the wild 。))
聽聽 80s 流行的音樂,如 Michael Jackson 、新浪漫、 italo disco 、 hair metal 及 Gangsta Rap 等等,與九十年代突然興起的 Grunge 、 Nu-metal 、 Big beat 、 R&B 及 pop-punk , ((還有非主流流行的 Trip hop 、 Drum n bass 、 illbient 等等)) 是有強烈反差。 80s 是一個浮誇、享樂的年代, 90s 卻是 Generation X 自醒、反制、靡爛。 00s 只是 90s 一個差勁的延續。概括的說,就像以 Beyond 九十年代的《海闊天空》 Cover version 作為地震抗災歌曲的這種文化錯配。 00s 只是 90s 的一個 bad cover version 。這只是 90s 一種表面的複製品,我們見到的不是反抗,而是無力及順從。音樂界有人說搖滾已死,我想搖滾是在 00s 死去的。
不停在想一張代表 00s 的專輯,想來想去,腦袋中出現的,都已經是年代初的 Radiohead - Kid A 。這張唱片有人極喜歡,有人極討厭,但不能不察的是,這張唱片是將傳統搖滾及電子音樂進一步融合的重要唱片。整個 00s 的音樂發展都是這個路向, 00s 的所謂新的音樂類型,如甚麼 Nu Rave 、 Post Brit-pop 、 Dubstep ,都是這個精神發展出來。但其實, Kid A 之前還有九十年代的 Primal Scream 的 Screamadelica 和 XTRMNTR 、 Prodigy 的 The fat of the land 等等。 ((我說的話, 90s 的 Digital Hardcore 風潮對 Nu Rave 影響更大。)) 都說, 00s 是 90s 的 Bad cover version , 90s 是可以直入 10s 。
我的 iTunes 正在聽的,是 Nirvana 的 Live at Reading ,問你死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