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 Palin is a joke. But I like joke. ((My life is a joke as well.))
網民發現, Palin 在她的回憶錄 Going Rouge 寫道

"Everybody in the family played Scrabble and took great pride in hoarding Ks and Qs and slapping them down in long, fancy words on triple-letter scores."

旋即引起各大小 Scrabble 玩家非議。甚至有人更恥笑她玩 Scrabble 都不濟,怎樣處理外交事務。
我覺得這句話最大問題是,一副 Scrabble 只有一隻 Q 及一隻 K ,所以沒有 Qs 及 Ks 。 ((美國曾在 2004 年推出 Super Scrabble ,版圖更大,而且 Q 同 K 都有兩隻。但我想 Palin 不是玩 Super Scrabble 吧。)) 至於 hoarding (秘藏) Ks and Qs and slapping them down in long, fancy words on triple-letter scores 是不是有問題,真是人言人殊。做得到,未嘗不是好的。網民對她的說法感冒,是因為成功的玩家,都巴不得將 Q 及 K 換走(由其是 Q ),因為 Q 多數要 U 才能組字。成功玩家是會秘藏常見的字根如 ING 、 IST 、 TION 之類,再一次過 Bingo 得 50 分,由其是在 triple-letter 上面 Bingo 。以上是「成功玩家」/「專業玩家」的玩法,而不是一般玩家。要記住,一般玩家多數只求樂子,而不一定是求勝。 ((遊戲求樂、比賽求勝。)) 一般玩家可能永遠都不會去背 two-letter words ,更可能永遠不會嘗試去 Bingo 。真的能夠用 Q 及 K 來 Triple letter ,或已經非常高興。
再者, Palin 只是說她的家人(Everybody in the family),而不是她自己,玩遊戲怎可扯到她的外交經驗。反而她說阿拉斯加望到俄國,更令人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