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d Edit: 21:43PM

現在仍未放學,但我在圖書館中開了我的Powerbook在打字,真好。

可能回家會再打2nd edit了吧。但現在想說說火的問題。

我今天派了一科的測驗分數,幸運地我合格呢。合格對於我現在的「事但」態度已經是和滿分沒有分別。因為滿分,我同我自已講是「事但啦」,合格我和我自已講的都是「事但啦」。反而不合格才會頭痕一點,因為最後考試可能會拉低分數,那就可能要retake,retake除了浪費時間之外,又要「科水」兩千,我可沒有這樣的多餘錢。所以我現在溫書是為錢而溫,故我說我自已是在「黃金溫書」呢。

沒有了鬥志的人,你如何努力去做一件事,你都是會失敗。做每件事最緊要的是鬥心,其他能力上的不能是可以用鬥志去激發出來。我現在的鬥志是為錢而讀。這就是我心裡的那團火。

Eddie兄,明白未﹖

又是少林足球的對白,周星星向黃一飛說:「我心入面那一團火係唔會熄o架!」

黃說:「吹咪熄囉,唔熄。」

假如我們能夠找到這團不熄的火種,我們的生命就不會有太多事做不到,對現實會有一份堅持。我相信我以前有過這團火,可是這團火經已被我自已吹熄了。

我要再燃起這團火呢。能否成尼琱ㄙ器D。

Eddie兄,頃噱掑U的日記,得知你對我否定心的批評。其實我否定以心去解釋世事,我不是否定心的存在。我們做每件事都要有信心,決心和上面所講的鬥心等等。但我覺得以心去差度物件是錯的。例如我們去考試要評定的是一個人的能力,你說有明文規定分數的評審機理會比較合理,還是以改試卷者的心情決定分數合理一點﹖

這個爭論由古希臘德膜克理特對亞理士多德,到現在仍在爭論。等我回家時再詳細說說吧。


今日有夠樣衰,在沒有堵車的情況下竟要等一個小時的車,九巴公車是一個白痴的公司!車的班次時密時疏,頂!你可能會話,這麼多批評,有錢去坐的士吧!對不起,我沒錢,我錯,我錯!

上面所講的簡單而言是唯心主義(Idealism)和唯物主義(Materialism)的爭論。德謨克里德說世界萬物可以慢慢斬開,最後會是一個無限細的東西(他稱為Atmos,即現在的Atoms原子)。亞里士多德認為人是由意念組成,我們不能斬開人。而他也偏向認同神造論。
德氏的理論經已被證實,但亞氏的呢﹖不知道。

我今日預到一個極大的哲學問題,我不認同那個尼Q主義的答案,但我卻想不到反駁。時間有限,我想我都是留待明天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