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每談「遊戲」二字,皆直向思考為電子遊戲、網絡遊戲。在電子遊戲之前,我們有各式各樣鬥智鬥力、促進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桌上遊戲,舉凡撲克、棋藝、版圖遊戲甚至麻雀等等。今時今日還會有人拿這些作為專欄題材的,大概是不理會讀者感受,又或天真得帶點狂妄地以為讀者有興趣。舊時香港確有寫遊藝 ( Gaming ) 的作家,較出名的有畢華流及簡而清。在萬事欣欣向榮的八九十年代,畢和簡當年的遊藝專欄,讀者是沉迷玩樂、麻醉現實恐懼的後過渡期香港人,當時報攤還沒有一星期八本的「 Game 書」。我們的遊藝專欄,讀者估計是要面對現實的 iPod ( Insecure, Pressurized, over-taxed, debt-ridden)一族。
所謂生意淡薄,不如賭博( Gambling ,與 Gaming 只差 bl 兩個字母),概率研究的先峰,如費馬(Pierre de Fermat 1607-1665)及柏斯卡(Blaise Pascal 1623 - 1662),對概率研究的目的都是想逢賭必蠃。假若我們在專欄再鼓吹包括學生在內的讀者去像先哲那樣靠賭博去研究概率,恐怕會招惹衛道之士來信投訴。
今次介紹的紅心 (Hearts),多數不用作賭博,衛道之士大可鬆一口氣。紅心就像中共元老及華爾街大款最愛玩的合約橋牌,同樣是 Trick-taking game ,廣東話叫做「食戙」。紅心有鬥智成份,但沒有合約橋牌的濃濃學術味。早前去朝鮮勇救女記者的克林頓最愛玩紅心。時代雜誌挖苦,說克林頓和金正日能夠在三小時會談就能勇救女記者,估計兩人不是只在玩紅心。(it's safe to assume the two men didn't play Hearts for three hours.)我也不妨踩多腳,或許兩個男人不是在房間裡玩雪茄。

牙骱戰實驗室

紅心最好四個人玩,遊戲的目標是避免在食戙時獲得各張牌和Q♠。說明白一點,根本就是避免食戙,由其是每局後期。今次遊戲由筆者(西家)、筆者妻子 Tiney (北家)、好友公園仔(南家)及 Gabriel (東家)設局。其中公園仔及 Gabriel 是首次玩這個遊戲的。

hearts1

一副 52 張撲克牌,每人派十三張。不要給別人看啊!

hearts2

派完派有換牌的過程,要將三張牌換給對手。每局換牌的方向都不一樣,第一至四局分別是與順時針下家、逆時針下家、自己(即不換牌)及對面玩家換。第五局又回到與順時針下家換牌,如此類推。

hearts3

換完就開始打牌,由有2♣ ,亦即圖中的東家先出。順時針下家,即圖中的南家要跟花( Follow suit)出,如圖中出了8♣,如此類推。如果手上沒有♣,就可出其他花(見下述),但第一輪就是不能出及Q♠。四個玩家出完牌,看看那一個人的牌值最高,以 A > K > .... > 2 計算。出了牌值最高的玩家,如圖中北家的Q♣,就食了這一戙。

hearts4

食了第一戙的玩家,如圖中的北家,可以在第二輪以手頭上任何牌先帶頭,但第二輪不能出帶頭。他選了用2帶頭。其他玩家亦順序跟花出牌。玩家手頭上若果沒有那個花的牌跟花,可出其他花的牌。如圖中的西家,由於手頭沒有,他出了A♠。這一次,由於北家是以牌帶頭,在決定誰人食這個戙,亦只會考慮這個花的牌。故此,圖中的情況,是由南家的A食戙。

hearts5

上述無牌跟花時,也可出 牌,這個叫做「破心」。例如圖中南家以7♣帶頭。但下家西家沒有♣牌跟花,他出了A。同樣道理,東家也沒有♣牌跟花,於是乎出了K。這一輪,由於以♣帶頭,故此決定食戙只考慮♣牌。這輪是由南家食戙,他也同時收到兩隻計分牌,分別是A和K。破心過後,就可以用來帶頭。

hearts6

十三輪過後,一局完結,各人都會獲得約干計分牌。計分時每張值一分,但是Q♠卻值十三分。拿到Q♠近乎「輸硬」,所以要盡量避免。這張牌有外號,不是娛圈中人神憎鬼厭的o靚模,而是叫作 black maria, dirty lady 甚至 slippery b***h 。圖中南家在這局獲得四張牌和一張Q♠,所以這局得十七分。記下分數,就進入第二局。通常的玩法是,一直玩數局,分數累積計算。當有玩家獲得 100 分時,牌局結束,最低分者勝。

hearts7

遊戲還有另一種勝出的方法,就是獲得十三張及Q♠,洋文叫做 shoot the moon ,其他玩家都加 26 分,自己卻不需要加分。

這次牌局分數由低至高分別是 Tiney 、公園仔、筆者及 Gabriel ,即 Tiney 是勝方。

賽後吹水會

hearts8

Tiney :我最喜歡的策略,是在換牌時將某一種花統統換走,製成一手缺乏某一種花的缺門牌( Void ,例如缺門。當人家出牌帶頭時,由於沒有牌跟花,就可以安全的亮出手上的Q♠。人家再出牌帶頭,破心後甚至連都可以安全上旅。)。這個遊戲的重點,是要提防一手有太多同花的牌( Long Suit )。最好的牌面,是一手缺門牌,但其他三種花的分佈均勻,最好每張牌的點數亦較為低。在遊玩的過程,其他玩家換牌和出牌也有意義,能夠從此推斷其他玩家的策略。

hearts9

Gabriel :輸的原因除了一點點運氣之外,就是未清楚出牌的最好時機,例如遊戲過程中沒有記下其他玩家出過甚麼牌、又或那個花已經缺門。

hearts10

公園仔 :這個遊戲很有趣。就算拿了一手「爛牌」,都不會像麻雀那樣,只能死守和迫和。就算滿手牌和Q♠,也未必輸硬。初初玩的時候,總想將關鍵牌Q♠換給別人。後來發現保存手頭上的Q♠,自主性可能更高。出牌時成功將Q♠送給別人的感覺,也令人相當快慰的。遊戲沒有一套必勝的法則,千變萬化。有時不按章法出牌,給其他玩家錯誤的資訊,亦有出奇制勝的可能,甚至可以 shoot the moon 。

後記

hearts11

Tiney 那種方法,叫做 Voider 。亦正如公園仔所言,這種遊戲沒有必勝玩法。資深玩家知道你只識 Voider 玩法就知道怎樣克服,格食格。屆時就變成心理戰,是估計和反估計的策略角力。心理戰不是筆者的專長,可能是我在牙骱戰只得第三名的原因。這部份應交給政府的劉細良和何安達,或協調泛民選舉的蔡耀昌。要知道坐這些戰略位置的人的斤兩,我想玩幾局紅心便可知龍與鳳。
中國大陸流行一個紅心的改版,叫做拱豬。原名還帶點東方紅太陽 Feel ,叫做共誅。玩法近乎與紅心一樣。Q♠今次的名稱更加衰,叫做豬。新加了兩張功能牌,J叫羊,會減分。另一張10♣更奇怪,叫變壓器。拱豬計分方法亦與紅心不同。遊戲機中心的「篤篤機」,只玩拱豬,不玩紅心。筆者認為拱豬令到遊戲變得太複雜,平衡感大減。據說中國內地有市民想將拱豬改名成「華牌」,提交國家體育總局審批為正式項目,寫成的規則竟有萬字之譜。本文主要介紹紅心,還說了不少廢話,才只有兩千多字。順帶一提,如果約不到腳玩紅心,微軟視窗內建有小遊戲「傷心小棧」;雅虎香港遊戲網頁也有紅心,但是混有拱豬的減分規則。

---

本星期日(十一月八日)的《星期日明報》,又輪到小弟文章刊登,敬請留意。以上文章原刊於九月廿日。以後也會用這樣安排:即第二期推出才在這裡刊登第一期。 ((在 Yahoo! 及 Sina 都沒有我的文章存底,或是是因為我的文章多圖。)) 請大家多多支持七色部落,支持電鋸。勁 Hardse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