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人吃飯時思索,第四代香港人甚麼的,不如歸類為最後一代香港人.反正都沒有科學定義。飯後上網 Google ,原來一早有人這樣講。再講,我就是拾人牙慧,講不好會被人說抄襲。但我不知道人家的「最後一代香港人」意旨甚麼,反而想講最後一代香港人之後的「經濟第一動物」。現代還沒有定義,就去講未來,我都幾後現代。
香港人憑努力上進及運氣開創回歸前的盛世。回歸後,教育出的新一代,叫做「經濟第一動物」。為何這稱號缺乏「香港」這個牌子,是因為香港已經不存在,可能是實質上的不存在,或者名號上的不存在。最後一代香港人已經將香港建設 ((本來想打「打造」,這個詞語已經快進入下意識了。想了幾想決定用建設)) 為一個經濟強勁的城市。下一步,理應是改善人民的生活質素,致社會再進一步。而不是只會繼續搞經濟,為天大庫房及高官商賈銀包更為腫脹著想。但是,我們的「行政長官」沒有這樣做。最新的施政報告,還是以拼經濟為前題。有潛力改變人民生活質素如教育、環保、文化、醫療等等,皆以產業包裝,也即是皆為經濟服務。在經濟強勁之上再建經濟,是不可成為「高度經濟強勁」的。香港不單窮得只有樓,也窮得只有經濟問題。行政長官這一份「群策創新天」施政報告,除了可以順口溜為「含柒過新年」之外,還預視香港人被「經濟第一動物」取代的未來。

經濟第一動物相信:

1. 有錢萬事足
2. 何事都要以產業包裝
3. 經濟發展凌架於一切事實,包括香港已是強勁經濟體系的事實
4. 樓市是極需保護

經濟問題對於香港,早已不是主要問題。不停重覆經濟問題重要,是忽視其他社會問題的藉口。就算不談政府及中央視為洪水猛獸的政制發展問題,勞工就業、醫療、教育、住屋和福利問題都是人民希望解決的。 ((HKUPOP 調查)) 這一切,都是與生活質素有關。如果一個政府施政是從人民生活質素著眼,就不會搞出民生服務「產業化」之類的主意。不如我們將政制問題都產業化,販賣行政長官等等官位,相信可為庫房帶來不錯的收益。
我只能用有限能力的反抗。我自問衣食足,我想將我餘下的心思,用於解決香港非經濟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