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乃威事件,左中右三方傳媒集體圍擊,甘乃威像 2009 年版的陳健康,變成香港集體控訴賤男。甘乃威已被唧牙膏唧到處於誠信破產邊緣。我早說過,甘乃威及民主黨的危險處理錯晒,我想蔡子強先生寫《新君王論》到第一百集,香港政客都是不會應付傳媒,還在妄想可以個人魅力 Spin 講大話。譚志強博士在網台節目講得好,甘乃威沒有第一時間將自己定位為權威性的資料來源,應該要狂餵料給傳媒直至傳媒寫也寫不及,才是正確的處理方法。他沒有佔這個先機,「權威性的資料來源」竟落在不知名的消息人士及譚大嬸,留下大量吹水杜撰的空間。蘋果不做瓜你,還待何時?
社會上的事件,又何止甘乃威?今日報載體育教師經互聯網認識 17 歲智障女,再涉嫌與其非法性交被捕。這件事件就像公安誇境在香港捉民運人士事件,更值得佔用多天來甘乃威事件的篇幅。這宗非法性交案最令人覺得可怕的地方,是父母知道事件後,找體育教師理論,要求賠償一萬元。索償不果父母才報警。
假如體育教師肯賠一萬元,這一萬元到底會落在父母之袋,還是智障女之袋?賠償回來的一萬元,用來幹甚麼?修補處女膜?最重要似乎是,體育教師交了一萬元,就不會被制裁。這位體育教師是否可以繼續「享用」這位心智未成熟的智障女,又或是可在互聯網上再找另一位小妹妹。
記住,索償的是應該教導事主做人價值觀的父母,而不是只會剝削的皮條客或馬伕。 $63.8 看清港女 ((最近這個數額已經減至 $17.5 )) , $10000 看清部份家長。突然想起 N 年前 LMF 有首歌的歌詞:「橫掂要益人,不如益老豆。」益左人,本來無償,有得屈都唔屈咪好戇居?

p.s. 原來今期壹仔都無乜料爆,我估錯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