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靚模互相指責對方寫真集意識不良,可算是香港的獨特現像。
另外,說o靚模寫真集會有小朋友有樣學樣,亦都係香港獨有現像。
香港這些社會現像,永遠是香港人精神面貌的寫照。o靚模事件反映出香港人的鑒賞能力低,對每種東西都會從道德教化角度欣賞,而無人會從事物靚不靚、好不好睇等等的美學角度欣賞。香港人的美學眼光沒有隨著出版自由而有所增長,仍然停留於封建年代某書是否應該出版的討論層次。日本o靚模椋名凜的評價較為接近美學角度

Chrissie性感和可愛,但Kama不性感只有可愛,而且Chrissie的刷牙相構思很有趣,在日本寫真很少人影刷牙相,我想買Chrissie的書支持。Kama的書在日本比較普通,之前有日本朋友在日本騷見過Kama,覺得她好普通但竟也可以行騷。

香港有人會有這樣的評價嗎?還是只在討論o靚模的社會教化作用?以及反o靚模及反反o靚模的黨爭?有人可從美學角度去分析o靚模現像嗎? ((對於香港普遍觀眾而言,似乎o靚模寫真集的美學層次,僅為o靚模胸前兩片肉是真是假,以及其大小。可惜可惜,香港唯一一個在德國研究美學的哲學學者已經去了台灣教書。)) o靚模寫真集,可不是人類生物學或解剖學的教科書。其實天知地知,o靚模寫真集是 soft porn 。意識良好及道德教化程度一定比聖經、佛經及可蘭經為低。還談它們的道德教化價值,我覺得相當可笑。令社會移風易俗的,永不是這些寫真集,反而是對這些東西的評論。我認為香港為文化沙漠,不在於香港書本出版之少 ((看看書展,一個作家可一次出三本書。)) ,也不在於有沒有一個西九文化區,而在於香港藝術及大眾文化評論界的貧瘠。 ((社會大眾對o靚模的評論只為道德層次。難怪香港是一個泛道德的地方。我們的教育真的有教我們去評論事物的嗎?)) 看看先進國家的報章,就以紐約時報為例,有書評、電影評論、電視評論、音樂評論、劇場評論。而亦有評論大眾文化的專門雜誌,例如 Rolling Stone 甚至 Playboy 。香港就連唯一一本音樂雜誌及唯一一本電影雜誌都收了皮。反而各大八掛雜誌卻賣到成行成市。
你可能會覺得我寫這篇文章是在撐o靚模。恭喜你,你通過了典型香港人測試,因為你會輕易的將人二分,而且自動的將我加入這個黨爭。現在是明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