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講過 Paradox of fear ,例子之一是,人們怕小兒麻痺症疫苗的副作用,多於小兒麻痺症,於是乎拒打小兒麻痺症疫苗。
又有另一個 Paradox of fear 的案例:翠華餐廳在出現墨世哥入口五月一日豬流感病例以及維景大 Lockdown 之後,全部員工要戴口罩。戴罩兩月,我今晚去食飯時,員工都不再戴罩了。但是,現在豬流感才是最危險的時機,每天確診個案已重拾升軌,又有死亡及危殆個案。現在豬流感的危險性,遠比五月為高。但為何翠華會選擇現在脫罩呢?
這個要回到一個問題:為何翠華要員工帶罩?是真的怕傳染豬流感給顧客,還是一個「姿態」?
傳媒都出現這個 Paradox of fear 的現像:五月一日起,天天以豬流感為頭條,但其實只有一個病例。後來發生的事多了,還有就是人們對豬流感已經不再恐懼,豬流感就算每天近百個病例,又有死亡危殆個案,也去了次要新聞。

我今日和你說:喂!昨天有六十幾個人感染豬流感喎?
你答:哦,係咩?

將時間回歸五月二日,假如我和你說同一番話,你的反應又會如何? ((人類的恐懼,是一種難以估測的情緒反應,是要結合動作話語時間情景。在此勸告那些想利用人類對疫症恐懼做政治秀或利益輸送的政客們,做點實事吧,人們的恐懼何止疫症。恐懼遊戲,最易搞到一鼻子灰。翠華五月一日要員工戴口罩會獲得顧員的掌聲。現在就算除罩,都不會被人掟蕃茄。玩恐懼玩得最差的,莫過於那場一鑊粥的反恐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