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者,無分貴賤也。夫興趣者,皆為業餘也。固此,業餘者之動機,無不出自對該活動之熱愛,而非活動所帶來之經濟效益,又或與他人比對成就。實有益之興趣,興嬰童玩樂同理,無不包以下四種:

一)製作屬於自己之東西,如作詩、作畫、攝影、手藝、廚藝、軟件編程
二)增進知識,如閱讀、收集郵票了解郵史、觀鳥了解生態
三)習得新技能,如書法、編結、運動等等,有助改善手眼協調
四)社交作用,如打橋牌、打麻雀、做義工、養寵物

唯眾人多卻忽略興趣的心理學作用,實為可惜。有人甚至因興趣而增加心理負擔,有每每與他人比較、有分配時間不足而感不安、也有鬥買貴價器材,實為不智。興趣之其一種心理作用,是能令我輩進入幻想思考空間進行探求及發現。而與工作上常見解決混沌情況的幻想思考不同,興趣是出自對活動本身的熱愛,而非經濟效益,能更令人有快樂之感,亦為創造力之泉源也。
吾輩常沉溺於各項心理情緒問題,有憂鬱( Depression )、有焦慮( Anxiety )、有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 PTSD ),凡此種種,愚以為蓋因吾輩多缺興趣所致。簡單心理問題,傳統智慧解決多為兩途:興趣及宗教,而非藥物及認知行為治療。興趣及宗教皆能令人進入幻想思考 ((或馬克斯謂「精神之鴉片」)) ,就算如法輪功,也有其效用。
反思吾輩每天:早上趕上班、下班已成萎靡之身、甚者還有家庭及學習壓力,一整天都在解決現實問題,沒有時間進行幻想。以「無時間」推卻興趣者,猶為可悲,一天都晚皆要被現實所煎熬,其苦不足為外人道。
邱吉爾貴為英國二次大戰指揮,在中年竟愛上繪畫,更著書一冊,名為 Painting as a pasttime 。邱氏謂繪畫像一次快樂的旅行,作為一業餘者,要有業餘者之精神,如:不能太過雄心勃勃,也不能希望能作成大師級的畫作。 (("The truth and beauty of line and form which by the slightest touch or twist of the brush a real artist imparts to every feature of his design must be founded on long, hard, persevering apprenticeship and a practice so habitual that it has become instinctive. We must not be too ambitious. We cannot aspire to masterpieces. We may content ourselves with a joy ride in a paint-box. And for this Audacity is
the only ticket.")) 邱氏對興趣的態度,吾輩應多加學習。
愚現在的興趣,為閱讀及寫作,每天皆有最少半小時之閱讀時間。愚的閱讀速度非常緩慢,或能增長享受之時間。與朋友一起或以各種遊戲作樂。以啤牌遊戲(如鋤大弟)為例,愚多為輸家。唯愚享受與他人互動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