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突厥,即中共稱為「新疆」的地方現在發生的騷亂,其實有其遠因。今早看 CCTVB 回顧東突歷史,完全是使用中共的套路:泛突厥的歷史、維吾爾人與漢族不能共融,再加上多宗汽車炸彈的新聞作結。再加上一條香港政協以大漢族主義狗嗡辯論一輪。總之,就是將東突的維吾爾人打成恐佈份子,今次的騷亂也是恐佈份子所為。再加上香港人一向歧視回教徒,總之回教徒即恐佈份子。而完全忽略其實回教亦像耶教,耶教有東正、路德宗、聖公宗、羅馬天主教等等不同的種類,回教亦有不同的教派。不是所有的回教徒都支持恐佈主義。
其實整個事件有一塊最重要的拼圖, CCTVB 在回顧東突歷史時,竟然故意忽略。事但之風,由此可見。
1997 年二月,回教拉馬丹月將近結束。拉馬丹之於回教徒,是神聖之月,就算峰火如中東,拉馬丹月之時,以巴都會要求停火,防止殺戮傷殘。但是中共卻在這個月槍決多名聲稱從事東突分烈活動的維吾爾人。事件引起維吾爾人嚴重不滿。再加上漢人中共政府完全無視維吾爾人文化,先有禁止他們進行叫做 meshreps 的宗教活動 ((此活動是維人的集體交流會,是由宗教領袖解決鄰舍之間的衝突,加強溝通,亦有以宗教反思吸煙、飲酒、吸毒等等惡習,令維人團結起來。中共害怕任何的結社行為及群眾活動, meshreps 亦無所倖免。)) 。維人本來有自己的足球聯賽,但中共政府為防止維人聚集,竟以軍隊封鎖球場,聯賽被迫停辦。此外,由於漢人不停搬入東突區域 ((中共資助漢人移居東突地區,試圖漢化維吾爾人。維人比率由上世紀四十年代的九成半減至只有近五成)) ,為了保障漢人兒童的讀書機會,部份傳統維人宗教學校被迫停辦,改為漢人學校。這些種種,再加上中共對回教的控制 ((例如必需使用共產黨認可版本的可蘭經)) ,終於迫使維人在 2 月 5 日 Gulja (غۇلجا ),即中共稱為「伊寧」的城市上街示威。這個示威,並不如今天的激烈。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當時所謂的東突厥伊斯蘭解放運動(簡稱東伊運),還未成氣候,成員只有數十人。上街的維人是手無寸鐵的,沒有進行任何破壞行為。他們要求中共平等對待維人及漢人,以及高呼回教宗教口號。
中共派出武警開槍「清場」,中共報稱現場共殺死 9 人; BBC 報道現場殺死三十多人;國際特赦組職引述美國維吾爾人組織,現場共殺死超過 100 名維吾爾人。武警再在現場拘捕數百名示威者,包括小童。之後數天秋後算賬在 Gulja 搜捕其他有份參與但四散的示威者及家人。美國維吾爾人組織聲稱共拘捕過千人。
當時警察看守所出現人滿之患,就將拘捕的維人扣押在球場。從球場拍到的片段見到,在零度以下天氣,武警要維人站在水池中,懷疑進行嚴刑迫供。事後多名維人出現凍傷,手腳被切去。
據國際特赦組職調查,最少兩人肯定是在扣押期間死亡,包括一名足球員及一個組職 meshreps 的 28 歲商人。足球員的屍首送回家人時,有被殘虐過的跡象。但是警察指足球員在監獄自殺。
而商人在拘留後,不淮與家人接觸。死後更被政府私自埋葬。死因未知,官方聲稱他死於心臟衰竭。
國際特赦組職調查,指出最後少五人在秘密審訊後至今仍被扣押,包括一名醫治 Gulja 屠殺時被槍傷民眾的醫生、一名教師(被淋水致凍傷,現已殘廢)及三名商人。
經過外國多番調查,人民日報終在 2002 年 1 月 21 日將 Gulja 屠殺定性為由「東突厥斯坦伊斯蘭真主黨」策畫的嚴重暴亂。但後來在 2002 年 9 月 12 日,卻將事件責任推給另一個名為「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聯合國在前一天,將「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加入恐佈主義名單。
維吾爾人與漢人不同。漢人發生八九六四屠城後,經過屠殺、圍捕及審訊,居然現在可以任由屠夫政權修改歷史,甚至發表「屠城帶來經濟發展」之類亳無人性的奴才說話。漢人有深厚的儒家奴才及宿命文化,可以對屠殺自己人忍氣吞聲,悶聲大發財。維人卻將對漢人屠殺之仇化成行動,更加仇視漢人,更加支持激進的伊斯蘭獨立行動。
CCTVB 故意將這段中共屠殺維民的反人類歷史抽走,將維人刻畫成一些無故生事的暴民,簡直與不報道趙紫陽回憶錄的惡行同當。 ((其實今次事件,不止 CCTVB 不知所謂,各大傳媒不明就裡將事件描述成維人打死漢人,因為官方報稱死了百人,而且張張相片都是漢人死。此外,波波主理的日月神報社論,大漢沙文主義嚴重,完全沒有反思漢族政府處理種族問題的不善。卻只將維人當漢人去處理,以為維人都是像漢人是低等奴才經濟動物,甚至稱讚中共處理維漢兩族問題沒有大問題(內地處理少數民族的方針政策,基本上無大問題)。與陳一諤指出六四屠殺只係「有D問題」,相去不遠。))

延伸閱讀:

Alone in the Fart: 閱讀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