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ect us

七一遊行成為了一個警察和民陣數人頭遊戲。今次七一「素球」甚多,實為生炒素球。文匯大公指出素球達到十五種或以上,大造文章。無罪推定的說法,他們的潛台辭是香港是多元社會。陰謀論的說法,多素球代表根本沒有一個統一的素球,即要求普選不是一個遊行人士的共識。
七一遊行需要一個出口,要從谷人多及停辦之間走出第三條道路。
警方已經明知全港遊行谷在港島,全港警方亦都會谷到港島。才會出現維園不淮出閘;警方閘人過馬路的奇異狀況。早上的巡遊,報稱四萬人參加,人如潮水流動順利;但是下午七一遊行報稱僅有兩萬八人參加,為何卻又要如臨大敵,多翻阻撓?
其實,互聯網政治的出現,已經代表六四香港孕育的群體社運精神已經不合時宜。零三年七一遊行的五十萬,應該是這種精神的最高點,再無如廿三條之類切身政治議題及八萬五之類經濟議題的接力,再鬥人數只會永遠有一個五十萬的 Benchmark 。七一參加人數每少於五十萬,執政者會認為他比零三年做得更好,怨氣少了。只怪我們每年都在鬥人數。
我所提議的七一第三條道路,是互聯網時代自治抗爭的結晶。七一前各界經互聯網、社區中心網絡、少數族裔網絡、人際網絡組織,自發組織小組。每組最多 29 人,因為 30 人或以上的遊行,根據《公安條例》,需要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每個小組,只需在自己的社區或其他地方馬路以超慢速「散步」數個小時「慶祝回歸」,甚至可以在各個公園坐下「休息」進行歌誦、「朗誦」各種素球等「慶祝回歸活動」。無論元朗大馬路、九龍新填地街、港島英皇道甚至芝麻灣正生書院都有人「散步」。素球可根據小組需要自定,無論爭 2012 普選、釋放胡佳劉曉波甚至 Ricky 釋放咪神都可。如有警察查牌,可以提供 29 人的小組列表,證明無需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如在路上遇到其他小組,互相表示不認識。全港數百數千條龍,齊齊散步。
民陣的角色,或者只需要公佈一個集體起步的時間使可。
香港人會明哲保身,不敢像南韓、伊朗那樣搞肢體抗爭。野貓式離散「散步」,在互聯網年代,更見有力。警方控制不了,傳媒報道不了,政府估計不到結果。這樣的散步遊戲,總比劇本結局都寫好的「抗爭」為之恐怖。
最近的 2009 匿名網民宣言有這樣的段落:

我們是匿名網民。我們是全球網民的總和。我們行為一體。我們是主宰網絡。我們不可計數。我們每個成員的倒下都意味著十名新成員的加入。我們無處不在。我們 無所不能。我們不可阻擋。我們沒有弱點。我們利用一切弱點。我們是隱藏在每一張面具之下的人性。我們是人性的鏡子。我們生而平等。我們天然自由。我們是軍 團。我們不饒恕。我們不忘記。

下一文會解釋,為何民陣及泛民不會接受這個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