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仍在(學術上)放假當中,本博更新較慢。只以六月的 FB Status 、微博等等寫的東西炒埋一碟,總結這個六月。

  • 研究手記 5-Jul-2009: 昨晚要 present 這個研究的結果,得到的反應不一。主要覺得我的 Discussion 扯得太遠,但其實我都是照著 reporting guideline 寫,你喜歡就算、不喜歡我都會寫入去,我的格言是挑戰任何事,我視死如歸,我與任何學術人都是大家「咁高咁大」。沒有研究沒有發言權。由於我沒有任何的權威,視無產階級為英雄,我每書寫一句,都要經過深思熟慮,反覆研究,否則我這些蝦毛只會被權力狂河沖走。 Present 的版本,我好像在胡扯,論文的版本是較為合理的。昨晚的 Slides 是如一貫用 Keynote 做,不過今次花了兩天去 revise slide ,因為我不想一張 slide 太多字。以圖像及表格代替。我實在知道,醫護界是喜歡做 Powerpoint 時是將 Slide 當成他的字幕。我喜歡為自己做 slide ,多於為他人做 slide 。畢竟我的 style 與別人非常不同。他人期望我為他打字幕,我每次用很多的圖像、表格都會轉成長篇大論。以前看過一些成功的科學家說,要到重要的會議 oral present 一個研究,一個人最少都要準備兩三個星期。最後一兩星期,是要反覆練習,是要讀出來的。與做戲一樣,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動作話語時間情景都是滾瓜爛熟。但是一般人都是講求 instant gratification ,要快、要做得少。我做人多年都未見到有香港人的 present 是好聽而又 Visual aids 是使用得宜的。包括我自己的,都是太差。但我想我其大部份人不一樣,我會從觀眾的角度審視我的 Slide 。例如我在這個講 DNA 的 Study ,在這張 slide 加一隻凱蒂貓做裝飾,會令歡眾有怎樣的感受?搞完 Presentation 下一次就是交論文。倒數一星期。
  • 古有另一六四事件,曰玄武門之變。「六月四日,太宗率長孫無忌、尉遲敬德、房玄齡、杜如晦、宇文士及、高士廉、侯君集、程知節、秦叔寶、段志玄、屈突通、張士貴等於玄武門誅之。」唐朝有史官制度,唐朝「六四事件」,盡由官方史官記於汗青,明言屠殺的確帶來社會穩定,史稱玄武門之變,此為氣派。今日「六四事件」,明明屠殺卻又恥於承認,屠狗之輩在黨史又以愚民愚已之心態處理之,將它說成是流產政變,但他們又欠缺唐漢風範稱之為天安門之變。根本連自己都欺騙不了,卻妄想欺騙他人,實為鼠輩狗偷之作為。
  • 有日搭車司機大佬聽鄭子誠個節目,佢係數一九八六年十大中文金曲流行鎊,聽到呢首歌(當我想起你)。六四返叮了 Beyond 。六四後,有陳百強。呢首歌,論旋律係唔夠「感情到老」、「深愛著你」、「等」、「漣漪」咁好聽,但係得呢首歌有果種深厚的情感,林敏驄的代表作之一。
  • 就算真係反共,又吹__漲呀?唔通 BBC 一定要同工黨擦鞋?戇____。
  • 你知道點解 sad 嗎? 就像梅姐同哥哥過世一樣, sad 唔係因為我係佢歌迷,而係童年/青年的時代過去。 To me, 佢最後一首好聽的歌係 heal the world ,佢去到 Earth Song 已經係浮跨。 80s 最後一首似樣的歌係 Smooth Criminal.
  • 雖然搖滾樂迷多數都唔鍾意 MJ ,但係呢首歌( Beat it )係 MJ 充滿野心,想製作的一首搖滾樂,即係白人音樂,想逃離黑人音樂對他的影響。當年 Quincy Jones 都唔想佢製作呢首歌。如果無呢首歌, MJ 應該打唔入白人市場。今日生果話 MJ 係音樂界奧巴馬,打通黑白,唔好戇_喇,係奧巴馬係政界 MJ 至真。
  • 唔到你唔承認,我地呢D民主素球,其實好鬼另類,唔係主流。就算D人投票投民主派,好多都唔係因為要民主,而係對共產黨不信任票。覺得香港民主素球係主流,係完全錯估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