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了一大段留言到香港仔公國,但因技術問題而失去了。我只好憑回憶為這個留言召魂、破地獄、婆羅咪。

我先得承認,公園仔鴻文正生猜想中說到的「曾特首搬出禮賓府,讓出來給正生辦學;再送特首入芝麻灣」之言論出自本人,這是出自情緒的狗嗡,沒有經過精密的思考及測量計算的。的確,中環的動員能力及政經地位乃在梅窩之上。由正生搬進梅窩阻力之驚人,可推算搬進中環更可能引致變天。故此,正生搬入禮賓府,是沒有可能發生的。
正生事件,我是有我的立場,但我的立場為荷不重要,因為我想討論的,是政府看待事件的態度。兩幫同住人爭執之事,也曾經抽插本人的後欄。事件最終是透過五方會談 ((政府、鄉議局、貨車業界、大生園及錦鏽花園)) 協商解決的。特首發言,要梅窩居民展示包容 ((根據報載,他說:「我自己都是父親,為人父母,都不想子女染上毒癮。但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走上了歪路,他們願意返回正軌,也需要大家給他們多些鼓勵。我們需要社會的包容、接納,在他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只要我們願意扶一下,他們可以重新起步。」)) ,但他自己又展示出怎樣的包容?
特府近年沉迷政治化粧之術,又稱旋轉醫生或者司騙術,公關做到足,實務半桶水。特首要居民展示包容的言論,是官場無真愛的官腔。見真章的,是外藉記者問,特首是否接受戒毒學校搬進禮賓府旁邊。他即時扯開話題。這個扯開話題,簡直是口不對心的經典案例。請問這是怎樣的包容?他展示出的,是他自己都對戒毒學校搬進民居的厭惡。假如我是梅窩居民,特首都帶頭坦率展示他對戒毒學校的厭惡,為何梅窩居民卻要戇居的無條件包容正生?特首的行為舉止,正好展現了政府對這種兩幫同住人爭執之事的一貫技術官僚態度。李少光對事件的定論,正好展示了這種態度,就是事件只屬梅窩及正生之間的衝突。政府只求置身事外、少做少錯、止蝕離場。特首亦展示出這種行為模式,叫我吹水講話化粧爭民望可以,要我參與事件即是要他深入戰場地雷陣地解決危機,是多做多錯的危險行為,可免則免,隨時「腳痛」。政治化粧之術,溫家寶比他更在行,曾特首要人包容,他有向公眾展示包容,到場試圖調解兩派之矛盾嗎?香港乃彈丸之地,正生事件,是政府對抗K仔持久戰的第一頭攔路虎。曾政府這次事件的弱雞表現,連三百多人之間的紛歧都解決不到,怎令人相信他能夠協調山頭林立的各區學校安排學生驗毒?怎樣打擊那個無處不在的K仔拆家地下毒網?

延伸閱讀:

My life as open source: 留言當博文之正生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