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寫在香港嗑藥問題嚴重、正生事件之時,擺明有抽水攝位之嫌。在下乃係飲水亦能 Natural High ,在此告誡各位,珍惜 Natural 。胸脯我們都較愛看 Natural 的吧。假如閣下沉淪毒海,請早日回頭是岸,就像正生書院那些勇敢面對自己的學生。
亦告誡本網的 brainy 讀者,本文亦充滿各種的 bias ,例如 hindsight 之類。你插我其實亦與打倒稻草人無異。而事實上我也只是運用我的言論自由在鳩嗡。
以下一曲為陳百強《摘星》之歌詞。《摘星》為 1984 年禁毒歌,由林振強填詞。歌詞如下:

日出光滿天 路邊一間旅店
名後悔 店中只有漆黑
找不到光輝明天
但店主把我牽
並告知這間乃快樂店
人步進永不想再搬遷
怎知我挺起肩
抬頭道:我要踏上路途
我要為我自豪
我要摘星 不作俘虜
不怕踏千山 亦無介意
面容滿是塵土
提步踏上路途 我要為我自豪
我要摘星 不作俘虜
星遠望似高 卻未算高
我定能摘到
日出耀長路
日光過山跨嶺射到
如像我永不願停下腳步
一心與風闖悠長路
我要踏上路途
我要為我自豪
我要摘星 不作俘虜
不怕踏千山 亦無介意
面容滿是塵土
人疲倦也要踏上路途
我要為我自豪
我要摘星 不作俘虜
星遠望似高 卻未算高
我定能摘到 我定能摘到

此曲是否有禁毒,我覺得就像 Ambigram ,打直睇又得,反轉睇亦得。其實歌曲是採用八十年代非常流行的故事體裁 ((可參考鍾鎮濤林敏驄三步曲《淚之旅》、《香腸蚊帳機關槍》及《非洲黑森林寫真集一日遊》)) ,但這個故事非常簡單,而且情節不多。
故事是主角陳百強有日天光行山,經過一間叫做「後悔」的旅店,店主話是一間快樂店,人步進就不想搬遷。之後主角陳百強挺起肩抬頭道一大抽的說話。他繼續行。
這個故事有一個核心問題沒有解決:主角陳百強有沒有進入這家快樂店。副歌的「我要踏上路途我要為我自豪我要摘星不作俘虜」等等,皆為主角陳百強「道」,即是「講」,又叫吹水。講完到底他有沒有進入「後悔」?會不會是吹完一大輪水入了?
其實最令人迷惑的,到底林振歌所指的「路」是甚麼。當然,大眾所指的,可以是人生路,不能進入「後悔」這家旅店而停步。但是,也可解說為步入「後悔」這家旅店之路。況且,摘星這概念雖然非常的正面,但在毒品世界,卻是 high 爆上天之幻像。故此這一段「路」,確可解為步入「後悔」這家旅店之路,再「摘星」 high 爆。「不作俘虜」,雖然可與「人步進永不想再搬遷」匹配,指出「後悔」會「俘虜」人。但是,前文指出,人步進「後悔」是「不想再搬遷」,個「想」字有住客主動不願走出來之意。如果指出「後悔」會俘虜人,應該是「人步進就不能再出來」或「人步進就會鎖住在裡面」,而不是「人步進永不想再搬遷」。故此,「不作俘虜」,可能是解作不願作主流社會奴隸式的資本主義現實的俘虜,而靠步入「後悔」,去「摘星」逃避現實。
而事實上我們亦知道,陳百強是有走進「後悔」的。而且在 1993 年因濫用藥物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