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誠仁慢慢習慣在這個遊戲中心密室的所謂研究中心。只是他發覺在這樣嘈吵的環境,除了難以集中精神完成吳鳳的病例報告,又終日不能外出,他快發瘋了!
他已經慢慢習慣與身旁一打的電話調查員一起。每次她們說話,李都搞不清是誰說話,她們互相答話時,更加令人煩惱。
鍾庭耀說,用機械人進行民調,比用真人好。真人會背叛、而且每次電話發問都有些偏差。機械人比人的好處是,她們只會專注於一兩件事,例如你要她專注在電話調查,她就只會專注於電話調查,而不會在電話調查時想下午去那裡吃飯或者看完八掛周刊討論雷凱欣的胸脯是36G還是36Y。更神奇的是,這十二人是像電腦那樣聯網的,她們的行為會互相影響,她們像一個系統那樣行動。她們的處理程式內建有遺傳算法 ((Genetic Algorithm)) ,只要給她們足夠的隨機事件,例如電話調查時受訪者不同的反應,她們會慢慢調節找出最佳的訪問方法,例如調節聲線、訪問問題次序等等。就像小朋友學習走路那樣,只是趴街愈多學得愈快,走得愈好。最重要的是,訪問時被罵仆街、被問候老豆老母,這些機械人都不會放在心上,因為她們沒有感情的。
李向鍾說其實這些系統無必要將他製成真正的機械人,只需一些電腦及電腦軟件便成。鍾說這些機械人除了電話訪問外,還有另一些技能相當了得,如果只是電腦軟件的話就不行了,人生少了很多樂趣。但他沒有解釋是甚麼技能。
李也不明白,為何這些妙齡機械人每天都穿不同的制服,今天是護士、明天是 OL 、後天是 Maid 。
* * *
「出了狀況...」李宗黨向長途電話另一方的人,他叫做 Steve Ballmer 。
「甚麼狀況!」 Steve Ballmer 回應。
「就是出了狀況!你們這些美國鬼為我國提供的產品沒有一件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你們為我們建立的金盾工程 ((Great Firewall Project ,中共的互聯網審查系統)) 可破,我們已經原諒了你們微軟和思科。今次還是會出狀況,你們這些廢物真是靠不住。」
「對不...」 Ballmer 說到一半就被李宗黨打斷:「你們快給我修好!否則我會叫特務將現在香港的問題帶到你們雷德蒙德總部 ((Redmond, Microsoft 總部)) ,看看你們怎樣招架!」
電話掛斷。
* * *
九十月流感高峰過去。市民更愛上街表示對黃仁龍特首之愛,示威已經沒有甚麼衝突。異見人仕大多數已經被打死、燒死,就算有異見,都不願再說出來。有市民上街,擺出的標語是:「中國人是要人管的!」
更奇怪的事也都發生了。首先出事的,是電影資料館。館長發現一些港英年代的香港電影膠卷突然腐化了 ((原文寫「曝了光」,感謝讀者 Johnson 指正。)) 。街上示威人士指,這是香港真正當家作主,連文化都與港英說不。但漸漸連數碼化了的電影、樣版戲都失效,所有資料都失效。街上市威人士指館長是親英人仕,故意破壞中國電影館藏。館長被暗算打死。
各區圖書館都出了狀況。除了儲存電子書的電腦,儲存器一一失效,就連紙張書本上的油墨都開始慢慢脫色。每本書,無論是《大英百科》、《毛主席語錄》、《共產黨宣言》或者是內頁黏在一起的陳年《龍虎豹》,統統變了白紙。就算從不同地方入口新書,油墨都慢慢脫色。
難道一個短視的社會,真的不配有回憶?

<第七回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