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信報訪問張敏儀,討論頭條新聞 20 年。頭條新聞是在 20 年前春夏交際的那場政治風波發生之前一兩個月啟播。 1989 真是奇年。
張說,政治笑話不會引致社會動亂。他舉了黃霑做例子。八九年六四後一片慘霧,黃霑在那個聖誕節推出了一張聖誕歌大碟,內容無不是政治及那重末日情緒,但你會笑。這是高壓社會的舒緩。人們有沒有聽這些歌後發起動亂?無。
政治笑話在香港已經慢慢沒有市場。北望神洲,政治議題是禁忌,談都不想你多談,你還要拿來講笑?社會制約是透過統治者威權而來,而不是市民選票授權,你敢公開拿政治人物來開玩笑?兩地文化的差異鮮明,但這種中國內地文化已經因為香港傳媒倚賴內地經濟,慢慢地植入香港電子傳媒人腦內。仍夠膽玩政治笑話的,就只餘下唯一向港人觀眾負責的香港電台,還有收費電視如有線怒人甲乙丙。以前無線亞視還有不少如笑聲救地球之類綜合式的搞笑節目,政治笑話少不了。現在無線亞視搞笑節目,已經被碧波蕩漾的獎門人及美女廚房取代。以前是挖苦鄧小平,現在是挖苦與我關係不大的娛樂人物,只怪港人看 C 版多於 A 版。政治笑話,你笑、你哭、你罵都是一種政治參與,你會更關心社會。獎門人及美女廚房你的一笑,都只是官能的反應。

你不談政治,代表你不想參與。不想參與,即是你根本沒有興趣民主普選。民主普選可以愈推愈遲、市民益發覺得有政治無力感,這個趨勢是怎樣煉成?各家打五十大板的說法是:傳媒、觀眾都有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