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鍾坐在研究室電視機旁。
新聞報道一宗流浪漢被人用棍棒毆打案。被毆打致死的流浪漢還手持一部手提電話。李誠仁從電視畫面認出那台手提電話,是 Motorola W161 ,他喜歡這台電話沒有功能,只有打出打入。而他又認出那個電話的電話繩,是一個 Rilakkuma ,是一個護士送給他的。
記者說這名流浪漢被查出煽動叛亂,被正義的民眾查出來。至於是誰人毆打流浪漢,沒有人知道。畫面見到流浪漢的手提電話被正義的民眾搶去。
「電話薄、通話紀錄有其他人電話號碼嗎?」鍾庭耀問。
「好險沒有,數天前才因為丟了電話,換了這個替代的。又未有時間重新輸入電話薄。」
「也幸好你沒有誅連其他人。」
「我在香港沒有親友,朋友也極少。」
「不過你以後都不能再當地上人了。這個流浪漢只是替死鬼,為你買點時間逃生。他們遲到會查到你的。」鍾的這句話,令李誠仁背脊一寒,緊張得將手伸進褲袋內亂抓碎銀減壓。他想起數天前手提電話補領時交過地址證明等等資料給電訊商。他想到,或者已經有人在他的家搜查了。
幸好,他逃命時帶同了他的公事包。公事包內有手提電腦,儲存著他的研究數據。他覺得最寶貴的研究數據不能落入他人手上。家中其他的東西,例如那套十幾萬的音響以及絕版任天堂紅白機,應該都會被抬走了。還有辦公室內的電腦、私人物件,也會被調查。
雖然李誠仁不太喜歡鍾庭耀有點高傲,但鍾庭耀叫他棄掉電話總算救了他一命。
「這個就是一個執行私刑的社會。」鍾續說。
* * *
鍾向李解釋為何事情會這樣發生。首先鍾帶李走一圈他的研究室,一邊解釋。鍾的研究室,是在旺角 MK88 遊戲機中心的一間密室。鍾辭去教席後,就買下了這家遊戲機中心的經營權。雖然警察查牌非常頻密,但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只要他們配合調查,有時頂證一兩個在遊戲機中心食咳水的小子給警方「交數」,警方就只會去查遊戲機中心的顧客,不會對遊戲機中心的經營作出懷疑。
他的民意調查計劃,為何要落難到這家遊戲機中心,也有解釋。話說首先反對鍾庭耀以港大名義進行民意調查的,是港大的學生會,時值 2009 年。除了在討論會上猛烈批評民意調查計劃的必要性,甚至有學生會成員去民意研究計劃總部示威。外間傳媒形容事件是「紅衛兵抄家」。立法會某些議員最會找時機打落水狗,趁機立法凍結民意研究計劃的資助。甚至後來禁止任何有關政治議題的民意調查。令民意調查計劃永不超生。
由於現在是非法進行民意調查研究,他們只能秘密進行,他們不能直接使用公眾電話系統。選址遊戲機中心,因為遊戲機中心其實有大量數據傳輸。鍾設計出一個系統,是將電話接駁到一部 Dance Dance Revolution 遊戲機。電話打出,會經過這部遊戲機將通話加密,打扮成傳送到位於日本的遊戲中央伺服器的數據。 ((Dance Dance Revolution 會在玩家玩完後,將分數等等數據經互聯網傳到日本的遊戲中央伺服器。用作排列全球最高分數等等功能。還有就是調查玩家的喜好。)) 一家遊戲機中心,有這些數據送到日本是很正常,沒有人會懷疑。由其是當幾部同樣的遊戲機都送出這些數據,而只有其中一部是做了手腳。鍾與日本遊戲生產商方面早有聯繫,會將從香港收到的通話數據,轉為在日本幾個不同地方隨機打出長途電話。香港警方永遠都查不出這些民意調查電話打出的位置。
警方早就對全部港人的電話通訊進行監聽,甚有語言識別系統將所有電話通話轉成文字存檔,由電腦對文字數據進行挖掘。以前警方會對這些紀錄作出容忍,但現在外間亂成這樣,這些通話紀錄即成「暴力指南」,將異見人士抽出來。警方不會自己出手,反而轉給外間執行暴力的領袖。這些人怎會有追查手提電話號碼位置的科技?警方及外間的暴力行動,早已勾結。
其實鍾庭耀已經初步知道,外間在發生甚麼事,也知道為甚麼都他的民意調查結果會如此怪異。他在腦海中為他的理論骨架加上肌肉。李誠仁的例子更加引證了他的觀點。他要更多的時間去思索。
鍾庭耀帶李誠仁到研究室的電話調查中心。李誠仁不敢相信他的眼晴。
所有的調查員樣貌、身材甚至衣著都是一樣的!
* * *
李忠黨在翻查從吳鳳留下的電腦搜出資料。
「臭丫頭,想做告密者。」他看到吳鳳最後寄出的電郵。
下級一早已經告知李忠黨,吳鳳臨死前寄給外國傳媒的電郵,已經被他們成功欄截,肯定沒有落到其他人之手。
吳鳳電腦內,有很多的論文 PDF 、未完成論文的文稿之類。文字資料太多,要追查,也要花很多的時間。
他們已經分開幾個人去追查,但是也不能從她的電腦找到他們想要的文稿。
就在這時,李忠黨電話響起,是一個下級打來。
「找到了。」
「傳過來看看。」
李忠黨電腦顯示著一個標題。

以納米機械人與腺病毒共生,控制腺病毒的基因特性

作者:陳永仁

<第六回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