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的粗口事件,有一位議員說議員講「粗口」,會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形象。 ((2009 年 4 月 1 日香港電台:多位議員評論近日議會粗口事件 擔心影響下一代;))
XXX會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形象又或者YYY會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聲譽,以前這些說法,只涉及金融政策的轉變。但最近有人說議員講粗口甚至加生果金都會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形象,這個論調變得太過萬能。聽在耳裡,「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形象」,大逆不道,罪大惡極,令人生怯。我覺得有必要撰文,說說「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這個概念為何。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除了可以是一對叫做 IFC ,矗立在維港岸邊阻著太平山山脊線的一長一短有如陽具的高樓大廈之外,還有官方定義。
根據香港年報 ((香港年報 2002 年第四章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香港能夠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原因如下:

  1. 香港地理位置能連接北美及歐洲時差
  2. 香港與內地及東南亞等經濟體系緊密聯繫
  3. 擁有良好的通訊網絡
  4. 資金流動不受限制
  5. 香港勞動人口教育水平高
  6. 公平的競爭環境
  7. 重視法治
  8. 擁有良好的金融監管制度
  9. 外地專業人士入境容易

國際金融中心,其實都是硬件政策使然。一個議員講仆街定屌鳩人老味、生果金加一碌柒還是三條柒、家暴條例保障埋你冚家平安還是同志冚家富貴,甚至醫院有無配錯藥死錯人,亦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無關。甚麼真正的會破壞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形像/聲譽? ((我想只最後的四項是人們可以轉變的,其他都是硬件了。))
例如基本法四十五條,寫明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回歸十二年遲遲無普選,是為無視法治,破壞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雷曼、電訊盈科、中信泰富統統有問題,證明香港金融監管制度失效,破壞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選擇性的出入境自由,馬英九王丹高志活不能入境,非洲暴君自由出入,破壞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香港人羨慕東京紐約倫敦,因為這些城市除了是國際金融中心,還是國際藝街中心、科技中心、教育中心。一個城市,早晚將「國際金融中心」掛在口唇邊,就是正正因為這個城市的蒼白,除了「國際金融中心」之外沒有甚麼好談了。 ((就像稱號是 E Cup Baby ,除了那兩團肉之外,沒有甚麼好談了。)) 上海遲早會成為另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取代香港的地位,香港人感到害怕。當權者害怕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這個虛假的面具終會被人撕破了,見到香港原來是國際貧富懸殊中心、國際破壞歷史文明中心、國際租金貴到阿媽都唔認得中心等等令人嘔心的真面目,不外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