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必要進行上回提要,因為對上一回已經是一年前。其實這一回寫好了很久,但經過再三修改,令故事更迷離更有趣。我不是放棄了這個故事,只是發現這個故事比我想像中難寫。
我開始不太喜歡原來的故事名稱。決定改名作「大整肅」,原文是俄語Ежовщина。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 * *

「叫人難以置信。」鍾庭耀說。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在 2010 年政府停止資助而停止運作。在 2017 年「選舉」後,獲得獨立人仕資助重新運作,但他們不會再高調行事。他們在 2017 年選舉後,探討香港市民對普選行政長官的意願。經過幾年立法禁止進行這方面的研究之後,這種民調只能秘密進行。2017 年三月調查,仍有三四成人認為香港有條件進行普選。但在七月再次調查時,突然只有百分之零點五的人讚同。研究計劃的主管吳晴教授認為很可疑,於是詢問研究計劃的榮譽顧問鍾庭耀的意見。鍾庭耀已經年屆 70 ,數年前已經退休。他的最大遺撼是民意研究計劃在他們的手上被迫關門。他見民意研究計劃重生,曾經揚言退出香港學界的他,也樂於當一個榮譽顧問。
鍾庭耀覺得結果有古怪。他先懷疑的是調查方法有問題。但吳晴解釋,調查方法和以往一樣,取樣方法也沒有甚麼問題。
鍾想,難道香港人心在一夜之間突變?最可怕的是,他們不能公佈這樣令人震驚的結果。
* * *
沒有人清楚陳永仁的下落。自從三月之後,陳教授已經四個月沒有回到實驗室。
吳鳳是少數知道他的行綜的人。可是她知道這個事實,亦令她每天都被監視。
吳鳳的經歷告訴她,無論你反抗又好,妥協都好,國家機器都不會給科學家好日子過。她這個下午在中大實驗室撰寫一封電郵,他計劃寄給西方傳媒的。她知道自己生存的日子不會長過一星期,這一封電郵,她必需要寄出。
她將自己在中共國土的愛滋病研究經歷,以及在香港涉足國家秘密研究都寫在電郵內,她恐伯自己的身體頂不到電郵寄出。
她以這一句話作結:計劃實行成功,有誰不會過橋抽版?
* * *
「時間是早晨九點,威爾斯醫院病理科顧問醫生李誠仁現正為吳鳳,廿七歲中國藉女子進行解剖。」李醫生手提錄音機紀錄解剖的過程。
這位叫做吳鳳的女子,李醫生只知道她是中大的職員。政府化驗所曾經要求獲得吳鳳的屍體。但李醫生認為這個屍體有學術價值,拒絕送給政府。政府和中大就這個屍體進行訴訟,最後法庭決定是中大擁有這個屍體的解剖權。李醫生只對死者的死因有興趣,可以寫一個病例報告,發表到國際期刊。卻估不到這個無親無故的死屍,卻會激發政府、大學的屍體爭奪戰。
李醫生只知道死者是中大的職員,在 2017 年 7 月中在工作間休克送院,在急症室失救死亡。李醫生發現死者工作證上的照片,是相當美麗的。但如今在他面前的這具屍體,面上長出大量痤瘡,面容扭曲。李懷疑死者可能是中毒致死。
「死者胰腺有不正常發炎。胰、肝、肺、淋巴有腫瘤,要抽組織化驗。」
李也收集了些血液樣本,或許可以知道致死的原因。

〈第四回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