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講過 MANTRA study ,指宗教活動不能增加心臟病者性命。
最近其實都有幾多有關宗教的臨床研究,今日生果日報選來多倫多大學的一項研究,證明有信仰的人,對比無信仰人仕,會較少感到不安。假如這是事實的話,以下這個研究應該不會令宗教人仕不安。又很奇怪,各地報章都有報道,台灣和國內傳媒都有,唯獨香港傳媒完全不報。
話說美國一個研究,追蹤 345 個末期癌症病人有否選擇以宗教信仰支撐生命,與在生命完結之前的一個星期有否自願選擇進行延長生命急救療法的關係。之前的研究認為,延長生命急救療法(如呼吸機)可令病人多活幾小時或幾天,但會令末期病人承受不必要的痛楚、心理恐嚇,亦加長家人面對至親彌留的傷感。此外,病人亦不能選擇在他喜歡的地方死去。延長生命急救療法一般都不建議使用,是屬於臨死折磨的一種,會大大降低「死亡質素」( Quality of death )。與著重解除痛苦舒服地死去的安寧療法背道而馳。
研究發現,選擇以宗教信仰支撐生命的病人,選擇在最後一星期進行延長生命急救療法的機會,是低度至沒有宗教信仰人士的三倍。就算控制如年齡、性別、教育、有否買保險等等因素,以宗教信仰支撐生命的病人依然偏向選擇進行延長生命急救療法。
這個研究令我想到:耶教認為人死後還有永生,死亡不是終結;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仕,會認為死亡是存在的終結。一般認為,沒有宗教信仰的人,更為懼怕死亡;有宗教信仰的,會認為生死乃係神的安排,生有時死亦有時。但為何今次研究,會發現有宗教信仰的人更會垂死掙扎,要求延長生命?
難道真的會有 deathbed scare ? ((即是信守教義一生,被宗教人仕說你全家已經得救,以為自己會上天堂。到臨死面對死亡的恐懼,信仰動搖,開始擔心自己是否真的得救。或者一世信耶蘇,死後發現天堂,無審判,揸 fit 人原來係孟婆同埋玉皇大帝。))

Reference: Phelps AC et al. Religious Coping and Use of Intensive Life-Prolonging Care Near Death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Cancer. JAMA 2009; 301: 1140-1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