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e never sought success in order to get fame and money: it's the talent and the passion that count in success.
-Ingrid Bergman

話說馬料水大學請來《刺針》的行政編輯來講書,題名 “How to get your paper published in the Lancet?” 。有同學想去聽,問我想不想去。我說這些講題吹水唔抹咀,去是浪費時間。
這一類 How to get your paper published in (insert high impact journal name here) ,常有人講,與那些成功三步曲一樣,在於不成功的人聽上去非常吸引。 ((我自問都不成功,但我也不會被這些成功三步曲所吸引。要是講者是成功的話,他無需要去講這些「成功三步曲」即食麵課題。例如李天命,我覺得他作為香港學者非常成功,但他不會去講他為甚麼這樣成功。他的演講,都仍是他的三個重要課題:思、生、死。)) 我甚至在網上找到《自然》的編輯講怎樣令《自然》接納你的文章。來來去去三幅被,就是:我們的期刊投文成功率很低,故此一定要有原創性、前瞻性,研究設計要嚴緊、研究執行要細心、立論要正確、行文要流麗。我就算沒有文章刊登到《刺針》、《自然》,我甚至不是《刺針》、《自然》的掃地清潔阿嬸。這些所謂「成功之道」是阿媽係女人,係人都會講。
一個不知所謂、狗屁不通的研究,無論你聽幾多堂這類編輯講的 How to get your paper published in (insert high impact journal name here) 課堂,都不能令這個研究刊登到這些 high impact journal 。我認為,應該專注於培育年輕研究員正確的研究態度 ((例如不要做 Fishing )) 、怎樣確立清晰銳利的研究問題 ((而不是無的放矢劃一大堆 correlation matrix 看看那一個 p<0.05 )) 、怎樣計劃一個設計嚴緊的研究去解答研究問題、怎樣改善英文文筆、怎樣批判自已及別人的研究,比這些 How to get your paper published in (insert high impact journal name here) 課堂更為有效。這些東西,令人想起那些扭盡六壬,走小徑 ((如狂報課外活動、信天主教、搬屋誇校網之類)) 去令子女入名校的新一代 BK 家長:浪費太多時間和精力在虛無飄渺及與教育無關的事情,卻疏於家庭品格教育,完全沒有向子女灌輸正確的學習態度。只著重於門面功夫如背誦英文恐龍名稱,卻沒有為子女打好內涵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