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報道:研究指20萬港人患躁鬱症

雙相情緒學會去年利用蘇黎世大學躁鬱症專家設計的輕躁症狀自評量表問卷,成功在一般私家診所訪問了九百八十六名病人(其中二百一十五人有精神及情緒病歷),結果有三十五人有躁鬱症病徵,顯示本港躁鬱症發病率為百分之三點六;推算全港約有二十萬人患躁鬱症。

我其實永遠很怕「推算」這個字。因為「推算」,如果是在一個研究之後,就代表是 Statistical Inference , ((來自 Wikipedia 的定義:Statistical inference is inference about a population from a random sample drawn from it or, more generally, about a random process from its observed behavior during a finite period of time.)) 即是以樣本的統計結果,推算出母體( Population )的情況。這個研究顯然沒有流行病學家參與。流行病學家有一個燈泡笑話,就是要幾多個流行病學家才能換燈泡?答案是六個,因為一個去換燈泡,其餘五個看看有甚麼偏差( Bias )。這個研究實在充滿偏差。初步估計這個二十萬是 Overestimate 。
上述的「推算」,是推算到全港市足,但是這個推算是建基於一個私家診所的便利樣本。在流行病學,這個做法絕對有問題。除非你有證據證明,這個私家診所樣本,是一個具代表性的樣本,能夠代表香港人。但問題是,這個顯然不是一個具代表性的樣本,因為 986 個病人有 215 人有情緒精神病歷。就算香港真的是五個人有一個有情緒精神病歷,多數人都不會醫,故此肯定不會有百分之二十幾人有情緒精神病歷。
要說服我這個推算正確,請用隨機打電話的方法,獲得的樣本會更具代表性。 ((其實 N 年前馬料水大學已經做過類似的隨機電話訪問研究 。本博甚至曾經戲謔一番。)) 上述研究的推算,只能應用於其 target population ,即是私家診所病人。而這個研究的「推算」,是私家診所病人原來有部份會有躁鬱症,故此私家醫生有需要為精緒病高危病人作第一線檢查。( Screening )這是大部份同類研究的先天不足。係人都知這類診所便利樣本能夠簡易的獲得幾百個樣本數,但是這些樣本全無代表性。這個話題已經講到口乾,但坐位愈高的人愈不明白,因為他們已經離開這些理論太遠,一味只要樣本數大易獲期刊刊登。 ((這種便利取樣,基本上與街邊做假問卷,實情 sell 野的假調查員取樣方法一樣。)) 將這樣的私家診所樣本來推算整體港人,是對整體港人的一種侮辱,因為邏輯上是代表整體港人其實都是東亞病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