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書那裡,最近是讀一些叫 Cost Effectiveness Analysis 的東西,請來浸水大學經濟學家來講這堂書。在我接觸過的經濟學家,都非常有趣。原因是他們都很現實,甚至過量的現實。對現實世界的慘況,他們常有很深切的理解。活像一套黃子華棟篤笑,令人笑中有淚。這位教 Cost Effectiveness Analysis 的經濟學家也不例外。除了那些當時得令有關保險業的話題,也有讀書不出頭的現實問題。以下的不有趣,但我覺得很有意思,是她說統計學家與經濟學家觀點之不同。
統計學家講的是平均成本,例如甲乙兩種醫療法,各自的平均成本效益是幾多。(成功個案/總成本)微觀經濟學家不講平均,只講邊際成本,例如甲比乙的效果更佳,由乙轉用甲,每獲得一個更佳的效果要多給幾多錢。( incremental cost-effectiveness ratio: Ci-Cj除以 Oi - Oj
我忘記了問她為何平均成本比邊際成本差。從文獻中找到這篇文,就是一個研究使用了平均成本作為成本效益的指標,被人寫信反駁,要用 incremental cost-effectiveness ratio 。原作者亦用一盤死雞撐飯蓋的手法,說文獻中亦有其他人用平均成本作為成本效益的指標。其他人死,你也不見得都要死。
回家自修才找到原因:因為平均成本是會跨大成本效益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