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那個字,是德文,英文使用時是借用字。這個字中文會譯做「現實政治」。 realpolitik 是指一個人的所有政治及外交決定,只會依循現實考慮,完全放棄意識形態。最佳的例子叫做基辛格,明明冷戰時期美國反對共產主義擴張,卻基於現實考慮,與中華民國斷交,改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始坐大,中華民國沒有反攻中原的能力。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定會成為超級大國,美國基於現實國防考慮及經濟利益才巴結她。
在香港,體現 realpolitik 的最佳例子就是「轉軚」。以香港人滑頭性格, realpolitik 絕不可恥,因為香港人本身就沒有原則,也沒有政治取向。問問曾特首,你偏左定偏右,你信阿當斯密定馬克斯,他不會答你。因為他不是依自己的相信的政治意識形態去施政。
就算有政治取向,也因為現實問題,可隨時放棄。劉千石是最佳的例子,五六年前六四晚會,是由他上台領導大家喊「結束一黨專政」,現在他除了是一個尸位素餐的議員之外,也被「和諧」了。
當香港太多人走向 realpolitik ,香港就沒有改變的力量。除非相當滿意現況,否則在合法的情況下,為何還要跟著建制的遊戲規則去玩? 
民建聯是 realpolitik ((講到民建聯,大家要看看這輯影片。 Part 1, Part 2, Part 3)) 、自由黨是 realpolitik ,部份泛民都 realpolitik 起來。我叫人功能組別投白票,因為我覺得港人仍要爭取已經要在後面加個「夢」字的民主普選(民主普選夢),不要那些「投廢票會令功能組別消失嗎」、「真係咁聽民意既話我諗我地應該一早已經就有左普選」。這些叫做向現實妥協,是 realpolitik 。要是向現實妥協,投民建聯和自由黨吧,我們會見到比現實更現實的現實。在功能組別投泛民就好了嗎?那些當年因為爭普選而投譚香文、郭家麒和張文光的,有沒有覺得被騙?最近大班爆料,當年特首和肥龍落咀頭「乞票」支持政改的六名泛民議員是包括譚香文。當年她把持得往,不知道她的耳朵會硬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