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報載:寵物雜誌《 My Pet 寵物閑情》進行一項問卷調查,結果顯示 99.8% 受訪者認為遛狗空間不足。
從網上找來《 My Pet 寵物閑情》,看看他們的 Press Release 。 ((感謝讀者 Starsman 提供連結,是我沒有好好為這篇文進行 Research 。原文在此:我實在想知道 99.8% 的分子和分母。 似是獲得這個數的方法,是 998 人答不足夠, 2 人答足夠。因為這個 Percentage 實在精確得太犀利,要去到小數點後一個位,像工程計算而不是統計調查。當然,是沒有的,甚至連調查方法、調查人數、調查時間甚至問卷是怎樣都沒有,只有的是調查的結果。。從調查報告得知,有 553 名參與寵物討論區的狗主回答問卷,從 Percentage 轉換回來的分子和分母,是 552 人答不足夠,包括嚴重不足夠和不足夠,只有一人答足夠。)) 奇就奇在調查會有一個結論是「八成受訪非狗主一致認為本港放狗空間不足」。 ((也有問題是問非狗主,狗隻缺乏上街的機會對非狗主的狗隻有何影響。)) 情況有點像,問處女香港男子陰莖是否短到不能滿足她。她沒有性經驗,就算非處女有性經驗,亦未試過與香港大量男子性交,只好隨便亂答一個答案:好,就答不能滿足吧。 ((因為自己本身缺乏滋潤。))
早前有盟友主理的 NGO 想搞問卷調查,我看過原版問卷,那實在不入流。問題是太多引導性的問題,亦有太多問題是需要研究對像亂估。例如有問題是關於醫院的醫生有沒有定期進行培訓,但問的是使用醫院的產婦。老實講,就算那家醫院的院長亦都未必會知道這條問題的答案,更何況只用醫院服務十幾日的產婦。如果有這樣的一條問題,產婦作答時又會是亂估。而亂估的時候,反映的只是產婦對醫院的整體觀感,而不是醫院醫生有沒有定期進行培訓。與問卷本身的目標不一致,不如不做。
又看看人家正當學術機構是怎樣做民調,就拿 HKUPOP 的教育調查作例。問卷首先要經過一些 Screening Questions ,確定隨機抽樣的研究對像有子女正在接受教育。當研究對像有子女接受教育,要家長為孫明揚打分,除了評分之外,另外的選擇是「唔知/難講」、「唔認識誰是孫明揚」,甚至讓研究對像拒答。我要你就南奧塞梯危機,為格魯吉亞處理這件事的手法評分。總有大部份人不知道南奧塞梯危機和格魯吉亞在那裡,畢竟香港人看 FACE 多過看國際新聞。要是不為這條問題提供「唔知/難講」,到時研究對像就會就觀感或其他隨機原因亂打分。 ((其實你以為南奧塞梯是一項奧運比賽,目的是鬥快爬上一條樓梯,而美國運動員格魯吉亞奪得了金牌,而不是中國國家隊。這個危機,如你像李克勤般愛國,就肯定要狂批美帝霸權主義。))
部份坊間所做的民調,沒有好好的策劃,很易墮入結論先行,然後再為此而穿鑿附會的錯誤。 ((由於原文可能引起誤會,我改動了,原文為:NGO 或坊間做的所謂民調,就像下九流的所謂政治評論,是結論先行,然後再為此而穿鑿附會)) HKUPOP 民調,他們的目的是想知道市民對孫明揚的評分,沒有甚麼的 agenda ;而不是見到孫明揚聲名狼籍,再用民調找證據,再用民調結果進行其他政治目的。 ((如果有這個 Mindset ,當調查結果發現孫明揚本身聲名不狼籍,你會偏向不發表這個調查。讓這個 confusion state 繼續下去。)) 我其實建議, NGO 想做民調,不妨批給大學民意調查中心甚至蓋普、 AC 尼爾森去做。要是非要自己做,就請放棄「政治目的」的意圖,用最中立的問題、最具代表性的抽樣方法以及最清楚的方式發表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