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集團在豬肉競投時抬高拍賣價,小豬商一方面不能購入豬肉售賣,另一方面超市集團以高價購入,再以超高價零售豬肉。
這個是一個不公義的結果。去你的社會公義,在自由放任主義這是完全合乎自由市場原則。因為自由市場是反對所謂「反競爭法」。
我其實想認真請教自由主義者,如果我是一個小豬商,我信奉自由主義,但又不想訴諸傳媒向政府施壓要求政府管制超市集團抬高拍賣價做「民粹主義者」。如何走出這個由超市集團寡頭壟斷豬肉拍賣的困局,搵到啖苦飯食下?以下那一個最乎合自由主義原則而又最有機反敗為勝?

  1. 組合小豬商,成立一個大型獨立豬商團體,令叫價能力拍得住超市集團。購得豬肉後,零售時卻降低邊制利益,頂死超市集團。因為價格較超市低,市民轉向支持大型獨立豬商團體,超市收皮。
  2. 與上一點類似,收購得豬肉後,進行團積降低市場豬肉流通量。超市集團為求有豬賣,只好向獨立豬商團體重新收購豬肉。令超市變成捱打一方,賺返超市一筆。
  3. 承認自己不能與超市競爭,要被市場汰弱留強,紮炮唔撈加入超市集團成為買手。